/八卦 / 杨幂唐嫣闺蜜情散,歌坛双后一首歌结怨13年:朋友,别碰我的底线

杨幂唐嫣闺蜜情散,歌坛双后一首歌结怨13年:朋友,别碰我的底线

八卦GirlDaily2019-12-05 21:30

前不久,谭维维上了综艺《奇遇人生》,提起了多年前参加“超级女声”出道的往事。

虽然语气隐晦,但众所周知,“超女”选秀期间的往事,跳不开谭维维与尚雯婕之间13年的“恩怨情仇”。

“我们那一届比赛很不单纯,大家说实话都是想想火一把……所以大家在过程中也会产生误会,容易言不由衷。”


这番话很容易让人联想到2006年的夏天,谭维维以37万票之差输给尚雯婕,与冠军失之交臂。

那年,谭维维站在尚雯婕左边,的确笑得言不由衷。


更绝的还在后面。

赛后,性格火爆的谭维维发了一首“谭某某”,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:

我站在冠军左边 
陪她嬉皮笑脸 
她样样都不如我


尚雯婕嘴上说着“我们是好姐妹”,过不久反手也出了一首歌,歌词如下:

No No 你说的全都不对 
说我高贵我根本不配 
这几年我到底得罪了谁 
经常招来一些讨厌的嘴

地下Rapper的相互diss算什么?更好看的,自然是同为“超女”出身的姐妹花,从台下的暗自较劲,撕扯上了台面。

其实,娱乐圈中“面和心不和”的时代姐妹花,又哪止这一对呢?

有一种知己,叫亦敌亦友

很多人都认为,06年“超女”是“撕逼得最激烈的一届选秀”。多年过去,冠亚军之位“黑幕说”战火犹在,为谭维维鸣不平的粉丝至今活跃在论坛。

当年,谭维维同时报名了央视的青歌赛和芒果台的“超女,比赛时间档期有冲突,两相取舍,选择了“超女”。

要知道,科班出身、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唱过的谭维维,在青歌赛的对手可是姚贝娜。

年少轻狂的谭维维,恨不得把野心明晃晃写在脸上:我就是冲着冠军来的!


故事的另一位主角尚雯婕是复旦大学毕业的学霸,为参赛而辞掉工作,仍算是业余出身,并且差点运气,屡遭淘汰,跑了三个赛区才冲进决赛。

曾经她们关系也没那么糟,谭维维还在分赛区给尚雯婕“帮帮唱”。


谁能想到,场场面临淘汰PK的尚雯婕,硬是爆了大冷门,在决赛逆风翻盘,赢了谭维维……


以为胜券在握的谭维维,站在亚军的位置,脸色多少有点不好看。


不止谭维维接受不了,于尚雯婕而言,“冷门冠军”的奖杯,也是烫手的。

多年后,在芒果台的选秀纪录片中,尚雯婕说:

“这个结果我也很意外,但结果就是这样的。其实最后我看她,我有点不好意思,但是那怎么办呢……”


一个是公认的实力唱将,一个是黑马人气王,两人甚至连音乐风格都有些相似……

但有了冠军,谁还会记得亚军姓甚名谁?

从那以后,这对歌坛“姐妹花”长达13年的“相爱相杀”,就此拉开序幕。


沉寂4年的谭维维先发制人,一首惊世骇俗的《谭某某》震惊乐坛。



尚雯婕表现总体是大度的。

虽然出了一首《我就这样》来“回击”,也在采访中绵里藏针,暗指谭维维写歌有“特殊考虑”,故意炒作博点击。


可很多人都忽略了,舆论骤起之时,她曾试图维护这段友情。


今年,又在《蒙面歌王》上改编diss神曲《谭某某》,歌词变成黑马冠军的独白:“我站在亚军右边,我样样都不如她。”


18年,刘力扬晒06届超女聚会合照,唯独不见尚雯婕身影。网友揣测,刘力扬更是越抹越黑:“我们很欢迎雯婕加入,但大家都没有她的微信。”

塑料姐妹情到连微信都不加一个的地步,看样子是不会重修旧好了吧……

她俩“不和”的传说,更加深入人心。


转折点出现在谭维维上《我是歌手》的时候。

谭维维夸“死对头”尚雯婕:“她的表演特别惊艳,我看到了她七年的成长”。


两人还化名“谭某某”和“尚某某”,在微博互动了起来


可以说,这段长达13年的姐妹恩怨,结仇得有多简单,释然时就有简单。


观众回过神来,在她们身上看到一种亦敌亦友,同为“异类”的惺惺相惜。

尚雯婕率先登上《我是歌手》,并成功翻身为新锐电子音乐唱作人,从早年各种雷人造型中找准定位,还当了老板,有“娱乐圈伯乐”的美名。

而谭维维剑走偏锋,一首《华阴老腔一声吼》炸裂春晚,《乌兰巴托的夜》拿下“歌手”总冠军,民族摇滚技惊四座,早把“超女”亚军的头衔丢在脑后。

她们成长的痕迹大不相同,却各自在对方生命中,成为一个抹不掉的最佳参照物。


就如谭维维说,相互以对方为对手,你追我赶13年,这根本不是什么芥蒂,是一种变相的惺惺相惜,证明这个人对你很重要。


从此,多年恩怨一笑泯,“不和多年”的传闻,也成了一段冰释前嫌的佳话。

但,并非每一对娱乐圈姐妹,都能在关系破裂后握手言和。


中国好闺蜜,还是塑料姐妹花?

这就不得不提到最早在微博上有“中国好闺蜜”之称的杨幂和唐嫣了。

众所周知,杨幂和唐嫣,着实好过一阵子。

当年的仙剑剧组

14年,杨幂和刘恺威大婚,请来当伴娘的唯一一位娱乐圈好友,就是唐嫣。


杨幂没有当上金鹰女神,糖糖还在微博上暖心地说:“你是我心中的女神~”


当初唐嫣疑遭邱泽劈腿,杨幂第一时间在微博给姐妹撑腰。


但风水轮流转,到了唐嫣大婚时,杨幂已经连她的婚礼都不会来参加了,官方原因是杨幂“工作太忙”。


这对曾经好到在颁奖礼上都要一起自拍发微博的姐妹,



如今距离这么近依旧零互动,尴尬快要溢出屏幕。


合照,更是隔个十万八千里……


从“中国好闺蜜”到形同陌路,杨幂和唐嫣究竟经历了什么?

具体原因,GiGi无从得知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在表面和谐的姐妹情之下,藏着不为人知的血雨腥风。


闺蜜情逐渐塑料化的主要原因,是影视资源的相互倾轧。

15年,杨幂接拍《何以笙箫默》电影版,被指故意撞角闺蜜唐嫣演的电视版。


接着,杨幂旗下新人迪丽热巴饰演《克拉恋人》女二,却在通稿中疯狂“艳压”女主唐嫣。


帮你带新人,你却背后插刀?这下,两人的关系彻底搞僵了。

唐嫣大度表示“我不在意这些东西”,但回过头,先是默默在自己微博简介上添加文字:“《何以笙箫默》饰赵默笙”。


然后,唐嫣工作室“手滑”转发一条杨幂相关微博,说不如把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的女主杨幂换成唐嫣,事后澄清说被盗号……

写到这里,GiGi竟然有点怀念那个光明正大撕逼、不服就干的娱乐圈


直到糖糖大婚,杨幂缺席……这对饱受猜疑的虐恋姐妹情,彻底宣告破产。

只是不知道,磕过这对闺蜜CP的朋友们,move on了吗?


如果友情是笔债,我愿意欠你一生


友情中,同样忌讳存在“第三者”。

据说,香港两大词人,林夕和黄伟文(Wyman),最爱的歌手都是杨千嬅。


林夕说:“我把我最好的、最真的东西都送给了千嬅。”

确实,《少女的祈祷》《姊妹》《再见二丁目》……这些词好到让王菲都妒忌。


相形之下,黄伟文要心塞得多:“其实我一直怀疑杨小姐从来都不喜欢我为她写的歌词那些道谢,直觉上都是客套话

尽管,他曾为她写过脍炙人口的《野孩子》《可惜我是水瓶座》,以及,《最佳损友》。


有人说,杨千嬅是林夕的杨千嬅,因为她唱的是林夕自己;而黄伟文是杨千嬅的黄伟文,因为黄伟文给她的词,才是最懂她。

他们曾经好到无话不谈。


2000年,杨千嬅拿下第一个叱咤风云女歌手金奖,愣头愣脑上台讲获奖感言:“我不够靓,只得心口挂着一个勇字。”

Wyman提笔便给她写了《勇》,“我没有温柔,唯独有这点英勇”。


她恋爱不顺,拉他去酒吧哭着喝酒,他连对方名字也没问,静静地陪在她身边,在她喝完8杯长岛冰茶后把她扶上出租车。

而后,才有了那首《可惜我是水瓶座》,“拿来长岛冰茶换我半晚安睡”。


黄伟文扬言,有杨千嬅参演的电影,他不要钱也愿出演。


他任性时髦,被视为怪咖,她嬉皮笑脸,拉他手出去轧马路。


但至纯的友谊,也至容易受伤。

在黄伟文眼中,杨千嬅“偏爱”林夕的词,不是一天两天:

99年,黄伟文为她写的《有发生过》比不过林夕的《抬起我的头来》;

00年的黄伟文的《可人儿》,败给大火的《少女的祈祷》;

01年,千嬅选了林夕的《姊妹》作为第一主打,黄伟文的《野孩子》成了沧海遗珠。

如今,黄伟文这些词皆成经典,可在当时,不过是碟片B面的“次要主打歌”,成绩一落千丈。


05年,黄伟文呕心沥血写的《超龄》,再次不敌林夕的《烈女》。

导火索引燃,满腹幽怨的黄伟文彻底炸了。他既生气,又委屈,遇到同样性格火爆、不解风情的千嬅,理所当然大吵一架,不欢而散。

自此,这段友谊“一笔勾销”。最懂杨千嬅的Wyman,也不再笔笔勾勒她的少女心事。


知己如此,连绝交时的说辞都相似,对媒体说是“因为生活上的转变,不能够像以前那样亲密”。

关系,却再也回不到最初。

即便在同个活动碰到,也当对方是个陌生人,你接你的采访,我拍我的照。更离谱的是,连各自的入行十周年纪念音乐会也互不邀请。



要说矛盾有多严重,其实也没有。但朋友赌气起来,的确“严重似情侣讲分手”。

谁也不肯开口道歉,僵持久了,便再也不知该如何化开。

友情决裂的那年,黄伟文写了一首《最佳损友》,给了陈奕迅。

但人人心知肚明,这首歌是写给谁。

从前共你 促膝把酒 
倾通宵都不够 
我有痛快过 你有没有 
很多东西今生只可给你 
保守至到永久

然而,即使再多误会、再多纠葛,也无损挚友的“真”。

若不然,杨千嬅就不会在某天开车时,听到电台播放的《最佳损友》,哭到开不了车,怕出事故,急忙停到路边,任眼泪肆意流淌。

“奇怪,过去再不堪回首,怀缅,时时其实还有。”


很久以前,杨千嬅和黄伟文有个约定:她结婚他一定出现,他要是开演唱会她必然不会缺席。

2010年,杨千嬅大婚,她说,我有一位很希望他来参加婚礼的朋友。可喜帖发给黄伟文,如石沉大海,无声无息。

她便在婚宴上迎来送往,假装不在意。直到黄伟文穿着牛仔裤配西装,状似潇洒地出现在婚礼现场,却正经打了领带,用的是她最钟爱的紫色。

杨千嬅当场激动落泪,把未婚夫都晾在了一边。


其实黄伟文当时余怒未消,给王苑之的《最好的》写道:“她,不太值得吧。但你将最好那些,都已经送她。”

可朋友就是再生气都好,也不想缺席你人生的重要时刻。

是世事变迁,也会记得和你之间的奇怪约定,上刀山下火海,兑现一个诺言。


12年,黄伟文举办Concert YY作品展,陈奕迅、郑秀文、容祖儿到场庆贺,唯独不见杨千嬅。

谁料最后一晚,挺着孕肚、穿着球鞋的杨千嬅现身,连唱三首,状态不算最佳,仍旧动人。


她面带微笑,眼中闪着泪光:“其实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与感受,绝非旁人可以表面了解得到。Wyman送给我的经典唱作,今天我能用十几分钟唱完?”

最后一曲唱罢,黄伟文突然升上舞台,身着紫色套装、捧着紫色鲜花,还推着一辆翻遍全港才找来的紫色婴儿车,款款走到她面前。

对不起,因为无谓的幼稚赌气,差点弄丢了你。希望你不要生气。

因为,我也从未真正生你的气。


跨越世纪的一个拥抱,无关风月,无关爱情,却看哭了几百万人。

她“烈女”似的一腔英勇,他当做珍宝,小心呵护,细心收藏。

而他敏感细腻的心思,略显古怪的脾性,也只有她敢大声歌颂,能视作平常。

那么……分别再久,又有何关系?




老友鬼鬼,吵吵闹闹,一个眼神,胜过千言万语。

正如黄伟文后来写给杨千嬅的《最好的债》:“懒去再结算彼此欠的债/就算温韾岁月得一枝火柴/也算与你相识于天涯/谁要计较那点失态。

谁说交一个朋友不是欠了一笔天大的债?

欠好友的债,用一生来还,甘之如饴。


有人嘴不留情,习惯损你,却成为你的至亲;有些甜言蜜语,听得多了,才知并非出于真心。

也许从前无话不谈的人,已经不知不觉变回点头之交。也许某一个人生的十字路口,你与最好的朋友挥手告别,从此天涯海角,杳无音讯。

一生认识的人众多,到头来,交心的有几个?

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,总好于那日我没有遇过某某。

如果此刻想知道老友过得好不好,就给他打个电话,说句“好久不见”吧。


部分图片 / 网络
责任编辑 / 金田二
编辑 / 夏灼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