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情感 / 小三劝退师:最独特的一个“小三”

小三劝退师:最独特的一个“小三”

情感子鱼ziyu2019-12-05 07:33

作者:丁意

(文类:子鱼的行业故事系列)


赵洁觉得庄家明有点怪。


他好几次从外面打包食物回来,说是请客户吃饭,觉得味道不错,所以带回来给老婆孩子尝尝。以前的他,从来不会这样做。


至于那些吃食,赵洁尝了,味道还行,但是绝对没有惊艳到另外打包的地步。而且,每一次带回来的吃食虽然不同,口味却十分相似,偏油偏甜,不是本地的流行口味,倒更像出自同一个人之手。


而庄家明的神色,仿佛这是世间最美味的东西,兴奋地盯着老婆孩子,眼睛里全是期待。赵洁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儿子,只见他大口嚼着一块糖醋五花肉,讨好地看着父亲说:真好吃,爸爸你真好!


赵洁突然感觉眼睛酸涩难耐,迅速低下头,敛去情绪。


跟庄家明结婚十余年,她一直说不准,他到底算不算一个好丈夫好爸爸。他努力上进,给母子俩提供了优越的生活;他把三分之二的工资上交给赵洁,她怎样花,他从不过问;她和公婆相处不来,他从来不硬逼她做个孝顺妥协的儿媳……


她的朋友们都羡慕她嫁对了人,不用操心。可她的心时常是空的,枕边人不应该是最亲近的人么?为什么庄家明离她那么遥远的感觉。


他总是不苟言笑,永远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。他愿意给母子俩世上最好的东西,却吝啬于付出一点点关心和耐心。他给儿子报最贵的辅导班,然而一旦儿子撒娇或者不高兴,他就木木的不知所措,最终面无表情地躲避起来。


父亲节,儿子班上的每个孩子都给父亲画了一张画作为礼物。其他父亲笑得满脸骄傲,恨不得当场拎起自己孩子亲亲抱抱举高高,只有庄家明,淡淡的笑容里藏着一丝拘谨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后爸。


渐渐地,儿子害怕他。


赵洁自己,则希望庄家明能和其他丈夫一样,全心全意地信任妻子,依赖妻子,而不是什么事都藏着掖着,独自承担。


有一次,他在外地出差,跟客户喝酒喝到胃出血住院。作为妻子的她,竟然是很久之后看到他和同事的聊天记录才知道这件事。这让她有巨大的挫败感和无力感。


赵洁没法忽视庄家明的好,所以哪怕心里再感觉不舒服,都没想过离婚。然而,她又常常难过,庄家明似乎压根就不懂什么叫爱,他对他们的好仿佛设定的公式。


他不会爱人,也害怕被爱。


所以,当他主动打包吃食回来,还关心他们的感受,这种极其细节的、前所未有的温馨,让母子俩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。


儿子毕竟还小,赵洁想的却要多得多。


她几乎百分百确定那是出自一个女人的手,一个嗜甜的女人。她改变了庄家明,让他整个人活泼了些,温情了些。


赵洁拼命压抑着内心的醋意,腮帮子忍得隐隐生疼。她努力了十余年都没成功的事,别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做到了。


她旁敲侧击地追问庄家明,他的脸色瞬间不自然,又很快恢复如常,笑着转移话题。赵洁的心凉到了谷底,她把丈夫的反应当成对那个女人的维护。


她怀疑,她的婚姻即将开始倒计时。既然厨艺已经登堂入室,那么女人鸠占鹊巢想来是迟早的事。


赵洁不愿坐以待毙,她从庄家明嘴里套不出什么,手机里也查不出什么,于是拜托我们帮她揪出这个藏在暗处的小三。



我们跟踪庄家明三天不到,就查到了“小三”的痕迹。


周六一早,庄家明给家里的借口是加班,实际上则是提着一大袋食材来到一处偏僻的小区。他轻车熟路地走进一栋单元楼,大约一顿早饭时间后,他搀扶着一个老太太出来。


老太太的腿脚看上去不是很利索,两个人慢悠悠地在小区里荡着步子,阳光透过冬青树在他们身上洒下细碎的影子。他们旁若无人地说说笑笑,开心得不行。


我们监拍过无数小三,没有一个比眼前这位更加苍老憔悴。况且,她和庄家明的行为举止看上去丝毫不苟且,反而有一种无言的温情。


我们去物业处打听,得知女子名叫付红英,和庄家明是母子,不久前才搬来此处。


我们下意识地猜测整件事其实是一场乌龙,压根就不存在什么小三,不过是婆媳问题而已。大概是农村婆婆不受城市媳妇待见,儿子不得不另外找地方偷偷安置母亲。


从付红英处离开后,庄家明果然打包了两个食盒回去。我们将照片交给赵洁,告诉她所谓小三其实是她的婆婆。


赵洁仔细翻看照片,眼底藏不住的惊讶,良久,她才喃喃道:这不是我婆婆,我不认识这个人……


换成我们惊讶了,继续跟踪庄家明一段时间后,我们仍一无所获,反而越看他和付红英,越像真实的母子。想来这背后必定有不为人知的隐情,我们建议赵洁直接拿着照片找丈夫对质。


看到照片的瞬间,庄家明脸色发白,神情颇不自然。他将目光定格在一张付红英给他擦汗的照片上,眼睛里渐渐泛起温柔的泪光。


略带颤抖的声音在室内响起,赵洁的瞳孔一再放大,她竟不知道,朝夕相处的丈夫身上竟然背负了这么大的秘密。


大约七岁左右,庄家明就发现自己的父母和别人不一样。


从小,他们对他要求严格,务必门门功课优秀。如果他做不到,他们便会对他施行冷暴力,还会说“换个孩子会不会好一点”之类的话。无论他怎样撒娇耍赖,只会换来更冷漠的对待。


庄家明以为,所有的父母都是这样。


有一天,同桌因为考试不及格被老师罚扫地,他好心帮忙,对方便将他拖回家吃饭。那一刻,他才知道,在有些父母眼里,成绩重要,孩子更重要。


同桌毫无包袱地和父母撒娇开玩笑,一家人欢声笑语不断,桌上全是孩子爱吃的菜。庄家明仿佛看客,不可思议地看着这戏剧般的欢乐场面。


他承认,他羡慕极了。哪怕同桌处处不及他,在学校被人喊笨蛋,可在他父母眼里,他是什么都比不上的宝贝。


庄家明留心观察后发现,不止笨蛋同桌,班上其他同学几乎也都一样,和父母之间亲密得自然而然。


那时候,他只当父母本性冷淡。不管心里多难受,依然把他们当作生命的全部。


直到,妹妹出生。


妹妹出生的时候,庄家明已经上初一。母亲验出怀孕时,欣喜若狂,父亲亦如此。两人小心翼翼,全神投入,不再关注庄家明的成绩,他因此高兴了好一段时间。


妹妹出生后,庄家明挺高兴的,实在孤独了太久。他忍不住凑上前要抱小娃娃,父母却如临大敌将他呵斥走,还不许他靠近妹妹伤害妹妹。他委屈极了,他为什么要伤害妹妹。


妹妹的满月酒,来了一大堆亲戚。他们除了看妹妹,就是看他,眼神说不清的怪异。他惧怕那种眼神,躲在角落里吃蛋糕,隐约听到一个亲戚和母亲说:还是要防着点,毕竟不是一个肚子出来的……


庄家明嘴里含着蛋糕上点缀的樱桃,早已不新鲜的樱桃散发着强烈的苦味,他吞也不是,吐也不是。


从此,他一夜长大,不需要任何人的严格要求,自己督促自己变强。


他从不亲近妹妹,总是远远地看着她被父母捧在手心里,就像他的那些同学一样。他懂事得可怕,父母反倒觉得厌烦,偶尔骂他是养不熟的白眼狼,也不知道对妹妹好点。


工作之后,他开始按月给父母打钱,从不拖拉,如同还债一般。倒是父母,对他终于畏惧起来,隔三差五打电话叮嘱他要和妹妹互相扶持,以后要给他们养老……


越说到后来,庄家明的声音越发平静,仿佛事不关己,赵洁却听得泪流满面。她一直都知道丈夫和父母关系冷淡,她以为是性格使然,哪里想到会有这一层。


她多想穿过时光去抱抱那个孤单无助的男孩,她终于原谅了庄家明在感情里的有心无力。在最需要爱的年纪里,他被扔到一边,所以不知道怎么去爱,也不敢享受被爱。


还好,还有那个女人,还有机会。


提起付红英,庄家明的脸上泛起一种天真的快乐,和他的年龄简直不搭。



自从确定自己非亲生后,庄家明一直在心里默默惦念着身世之谜。


经济独立后,他决定寻找亲生父母。如果他们是主动抛弃了他,他要去问问为什么;如果他们是被动的无奈的,他至少要知道他们的存在。他不想做一个父母不详的人。


他找养父母要线索,他们一开始抵死不承认,骂他白眼狼,后来在他的威胁之下,不得不松口。然而,当初将他拐卖来的人贩子早已不知去向。人海茫茫,何处才能找到?


那时候,他和赵洁已经确定会走入婚姻,他无数次想告诉她真相,但是害怕被她父母嫌弃。就连她,他都不能确定,她是否愿意接受一个父母不详的白眼狼。


世人总说生恩不及养恩大,哪怕这养恩非他所愿,只要他稍不留意,就会变成白眼狼。他不在乎别人怎么想,却不想妻儿饱受非议,更不想被他们看轻。


他一直私下留意各种寻人网站,把自己儿时的特征以及养父母提供的线索发布出去。就这样,在日夜煎熬中过了十几年仍一无所获,直到前不久,一个网站的负责人将付红英的联系方式给了他。


庄家明找了十几年父母,付红英则找了四十年儿子。


当她青春尚在时,有一个幸福的家庭。一次路过卖水果的三轮车,看到一堆人在抢苹果,她将已经会走路的儿子放在身后,钻进抢购的队伍。她挑了好半天,终于选定六个又大又红的苹果,一转身,发现儿子不见了。


她的嗓子都哭哑了,路人听得同情万分,然而哄闹中没有人留意到一个毛娃娃的去向。她的儿子,就这样在人海中销声匿迹。


之后,付红英便开始半辈子的寻子路。


最初,丈夫陪同她一起。只是,永远都是失望,他渐渐熬不下去了,离婚另娶。而她,则颠沛流离半生,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。


她睡过桥洞,吃过垃圾,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,多次被人当成疯子四处驱赶。儿子成为她活着的最后一口气。


见到庄家明的时候,她有一只眼睛视力几乎为零,拼命眯缝另外一只眼睛看着他,看得老泪纵横。


庄家明从网站负责人那里听说了付红英寻子的过程后,辗转一夜无眠。


见面后,看到她凄苦不堪的容颜,他立刻感同身受,起了同情,等到她的眼泪下来,他的同情变成心疼,立刻相信了这就是他朝思暮想的亲生母亲。


他们对彼此不假思索地亲近,几乎不用对任何暗语。母子俩坚信,这就是血缘的力量。


庄家明不敢惊动赵洁,他怕她会排斥这样一个衰老狼狈的老太太。他将母亲安置在出租房内,一有时间就去看她。


小小的出租屋内,两个饱受骨肉分离之痛的人终于得享天伦,拼命想要弥补对方。


付红英不顾身体不便,坚持亲自做饭给庄家明吃,要他尝尝家乡的菜。庄家明吃得不亦乐乎,第一次体会到被母亲疼惜的感觉。


两人的母子情意越来越深,庄家明渴望母亲能被妻儿接受,便带着她做的吃食回家,希望一点点感化他们。


其实,他不知道,因为付红英的影响,他对妻子儿子的态度也变了许多。他在母亲那里得到了爱,下意识地学会了怎样对待老婆孩子。


赵洁跟着庄家明一起去见了付红英,得知她要来,老太太紧张得不知所措,拄着拐杖站在小区门口迎接他们。


在赵洁看来,丈夫和老太太长得并不像,只是彼此间其乐融融的感觉,确实如同亲生母子。


半个月后,赵洁递给丈夫一纸亲子鉴定书,让他将付红英接回来。她说,瞒着他做亲子鉴定是为了以防万一。


庄家明盯着亲子鉴定书看了许久,眉眼雀跃得像个孩子。他紧紧抱着赵洁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
以后,他不再是父母不详的人,而且,他还有一个全心全意爱他的妻子。他不是一个人,至少有几个人在意他。


而他,同样要拼尽全力,不让他们失望。


丈夫的反应,让赵洁很满意。她微微勾起嘴角,隐去眼底的阴霾,回抱着他,等待新生活的到来。


有一件事,她永远不会告诉庄家明。


她给他们看的那份亲子鉴定其实是假的,真的报告已经被她撕毁。这里面,有她的私心,也有她的善良。


尽管庄家明不承认,但是童年与父母的分离,确实对他造成了严重的心理伤害。而他的爱无能,则又继续伤害着赵洁和他们的孩子。直到付红英出现,才真正教会他怎样去爱人。


现在的庄家明,让赵洁心疼,更让她想要珍惜。寻找失散的家人,实在是痛苦而希望渺茫。付红英倾尽所有,都没能成功。作为妻子,赵洁不想庄家明的余生在漫漫寻亲路中度过,也不想自己的家庭因此分崩离析。


至于付红英,赵洁不否认,拿到亲子鉴定书的最初,她是打算将她遣送走的。然而,她同样是一位母亲。


亲眼目睹付红英对庄家明的点滴疼爱,看到她饱受风霜的眼睛里绽放的温柔和喜悦,赵洁不知道,怎样才能让这个年近七十的老人接受得而复失的残忍现实。更何况,她的双腿患有严重的风湿,膝盖已经变形,继续颠沛流离,迟早会出事。


家里的经济状况,养一个迟暮老人完全没问题。对于赵洁而言,这不是单纯的善举,是付红英和庄家明的双向救赎。


他们都经历过骨肉分离的伤害,与其漫无方向地痛苦追寻,不如互相取暖慰藉彼此余生。


后记:记录这个故事时,我中间多次停顿下来去看我的孩子。自从当妈后,我最害怕看到人贩子的新闻。孩子只要离开我的视线外出超过两个小时,我的脑海就会不自觉出现各种恐怖的幻想。我明白自己属于过度焦虑,但是常常不由自主。据不完全统计,中国走失孩子被找回的概率仅0.1%。这是什么概念?绝大多数找孩子的父母,哪怕颠沛流离,穷其一生,也没法再看到自己的宝贝一眼。在失去孩子的那一刻,他们的人生,除了无尽痛苦和不断失望,别无其他。人生有太多无解的难题,我们只能自己加倍小心,祈祷命运宽容以待。

—END—

丁意的其他文章:
下滑查看更多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