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美食 / 第一次吃米其林的北京白领,穿着LV钻进了卤煮火烧铺子

第一次吃米其林的北京白领,穿着LV钻进了卤煮火烧铺子

美食有道词典2019-12-04 20:20


美食届的圣经——米其林指南,在北京翻车了。

11月28日,《米其林指南2020北京》发布,这份带着光环的美食地图,第一次把目光投向北京。


本以为能吸引食客来场圣地巡礼,结果却被群嘲。


米其林推荐的中餐,有内味吗?



北京的本土美食,瞬间打破了与米其林高端人设的次元壁。


在米其林必比登推介单里,人均200以下的北京美食,除了展示出亲民的价格,还展示出外地评委们的勇气。

豆汁、卤煮、炒肝组成的三剑客豪华套餐,隔着屏幕都冲鼻子。


有人调侃:北京米其林,吃到第三家就进ICU了。



相比于江浙和广东的精制茶点及烹饪手法,北京菜粗糙得令人觉得“”。


诞生在平民生活中的食物,至今还能看出祖先饮食习惯的影子:


暗黑的猪下水,厚重的棕色勾芡,撒上葱蒜。


重口,且硬核。



酸味儿扑鼻的豆汁儿,从热腾腾的大锅里舀出来时,就和“香气”无缘。



午夜肯去来碗卤煮的外地人,表示下次一定早点睡。


结果,留下北京土著愤愤不平:“你们不懂”。


周作人在《知堂集外文》也吐槽过北京食物的不精致:


“北方的点心是常食的性质,南方的则是闲食......本来是代饭用的,只要吃饱就好,所以并不求精。”


一句话,说出了当代北京白领的苦涩。


米其林的评委老师们,或许是在百度里搜索了北京美食,把外地朋友不爱吃的介绍给了外地朋友。



在正式的米其林榜单里,北京第一家三星米其林给了浙江菜馆。


新荣记一定想不到,自己在上海输得彻彻底底,却在北京成了第一。


不过,米其林的迷惑操作早有先例。


2016年,中国大陆第一版米其林餐厅指南选定了上海。


把上海滩的唯一三星给了“唐阁”,一家主打粤菜的餐厅。




就算是这样,仍旧有人络绎不绝地来打卡。


餐厅指南一经发布,餐馆就要开始排号。



回到开头的问题,米其林真的“会吃“吗?


一家做轮胎的公司,是如何走上美食神坛的?


这还得追溯一下这家轮胎公司的历史,才能窥得一二真相。



1900年,米其林创始人为了鼓励人们使用汽车、带动轮胎销量,想了一招:


把地图、加油站、旅馆和旅行资讯,聚集在一本方便携带的小红书上。


为了维护评选的公正,几年后米其林雇了一帮“美食密探”,在世界各地试吃。


每人一年的旅行长度约3万公里,在不同餐厅用餐约250次。


吃东西这件事,变成了科研调查。


经历600次探访和1000份体验报告后,米其林的密探才会给出答案。


保密机制和不透明的评选制度,让这份指南越来越玄乎。



米其林给大众的第一印象,不是味道,而是——贵。


打开X乎和小X书,搜索“如何变得精致or有逼格”,评论区绝对会出现米其林餐厅。


为了装成老司机进入米其林餐厅用餐,小白要提前一个月做好攻略。


自诞生起,米其林就带着法国血统:


盘子要大,餐食要小,红酒杯也要冰得透心凉。


Fine Dining(雅宴),就指这种带有高级味道的用餐仪式感。


比口味更重要的,是符合西方审美的“奢华”。



饭后,要在朋友圈配九宫格+定位,才觉得真值。


离开法餐的世界,米其林的标准反而显得不合理。


《纽约时报》(The New York Times)美食评论家法兰克·布鲁尼说,米其林指南在罗马不管用:



“因为米其林在意大利青睐的餐厅都有点法式的感觉。”


米其林的评分标准里,食物只是一部分,环境、服务、酒的搭配都暗藏玄机。


为了迎合米其林的口味,很多餐厅把精力放在装修和花束上,远离了食物的初心。



一个餐厅如果“被米其林选中”,是无上的荣耀,也是沉重的枷锁。


东京银座的寿司店“数寄屋桥次郎本店”,就因为被摘星登上了热搜。



老板是著名的“寿司之神”小野二郎,捏出了“世界上最好吃的寿司”。


2008年被评上米其林三星后,一夜之间成了网红餐厅的鼻祖,还接待过奥巴马。



可是,2020年的指南中这家店惨遭除名。


原因是:一般客人根本预约不到,只有圈内人才能尝到寿司之神的料理。


可是,一旦被摘星,就相当于“不算光彩”的营业丑闻。


1966年,米其林三星主厨Alain Zick因为餐厅被降为二星,因不堪压力自杀。


2003年,另一位三星厨师Bernard Loiseau,也在家中自杀。


Los Angeles Times. What Killed a Great Chef of Europe? Peers Blame Critics: 2003-02-26


《洛杉矶时报》说,他的“追星”历程并不平坦。


为了装修餐厅,不得不向银行贷款,可是餐厅的收益却没有起色。


被米其林摘星,也抽走了他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
“天下苦米其林久矣”,米其林在发布2020榜单的前几天,收到了“律师函警告”。


CNN. Seoul chef Eo Yun-gwon sues Michelin Guide for including his restaurant: 2019-11-25


韩国厨师Eo Yun-gwon直接把米其林告上了法庭。


他说,被强行选入米其林餐厅,是一种职业上的侮辱:



“在那不堪的书里,看到我的餐厅被标上了星,真是令我感到羞耻。”


"It is humiliating to see my restaurant given a rating in that unwholesome book. " 



米其林的西餐基因,本身就和中餐存在天然的鸿沟。


中国版指南发布后,却成了避雷用的“指北”。


纪录片《人生一串》、《舌尖上的中国》和《早餐中国》,已经说明了一个不争的事实:


街角不起眼的小店,端上的云吞、热干面或牛油火锅,才能打动中国人的味觉神经。


豆瓣9.5下饭神剧《街头美食斗士》,就成功揭开了中国街头美味的面纱。



主持人白钟元,被称为“韩国最会吃饭的人”。


他执掌的The Born Korea餐饮集团,旗下有26个连锁餐厅品牌,上千家分店。


参与拍摄的美食纪录片《白钟元的小巷餐厅》、《家常菜白老师》,都堪称下饭神剧。


在《街头美食斗士》的第一集,他就来到了成都。



街边的流动小摊上,狼牙土豆在铁板上滋滋作响;


砂锅里的麻婆豆腐,在红油的炖煮下散发着香气。



“这是什么”


“多少钱?”


“来一份儿!”


“嗯!好吃!”



中文十级的美食斗士,机智地避开了收割智商税的槽点:


“游客限定”的餐厅,我不去。



“只要稍稍远离游客聚集的小巷,就可能意外地发现当地的美食店。”


在锅盔的小摊上,白钟元对手中的食物赞不绝口:


“巴黎的油酥糕,估计都没这个好吃。”



在香港大排档,他点了一份“料很足”的避风塘炒蟹;


观众隔着屏幕都能闻到香味,留下了口水。


厨师的颠勺爆炒,伴随着腾空火焰,让白钟元直呼——


“真是艺术啊”。



网红的ASMER吃播在白钟元的面前,也会分分钟被秒杀。


暴风吸入肥肠粉,不顾飞溅滚烫的红油;


一碗热腾腾的米饭,淋上麻辣酱汁,吃得满脸发光。



一张桌子、一个塑料凳子组成的简陋环境,和中餐散发的烟火气相得益彰。


大隐隐于市的中餐和米其林的星级之间,显然还存在着漫长的磨合期。



《舌尖上的中国》导演陈晓卿,在《至味在人间》书中说,


“从姥姥的一坛晒酱,到外公的一碗腊肉饭;


从北京的一块卤煮,到南京一盆炒螺蛳;


一个人的饭馆,每个人的珍珠翡翠白玉汤,南来北往,至味只在人与人之间。


对于美食的定义,没有人能给出答案。




折耳根,豆腐乳,鲑鱼罐头,蓝纹奶酪,常人避之不及,可是有人偏偏喜欢这些黑暗料理。


美食是一种文化,而文化要讲究包容。


抛开傲慢与偏见,去寻找你所爱的吧。


别听那些奇怪的指南,给自己一次漫无目的的尝试。


说不定一口下去,是幸福的味道呢?


- End -
点个在看,今晚好好吃饭


参考资料:

[1]场库. 豆瓣9.5!这真是我看过最“残忍”的节目: 2019-11-05

[2]米其林指南. 首版北京米其林指南“必比登推介”餐厅率先公布: 2019-11-18

[3]企鹅吃喝指南. 北京米其林指南一出,上海人和广州人懵了: 2019-11-28

[4]中国日报网. 米其林美食指南被韩国大厨告上法庭:谁让你把我选进去的?2019-11-29


有道词典微信公众号
唯一实现微信查词、翻译的学习账号,每周一至周五,更实时推送新鲜好玩的全球趣事、精选双语美文、实用考试资料。有道词典,学英语,so easy!在对话框里输入单词、例句即可实现查词翻译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