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游戏 / 阴阳师:为情喝了农药

阴阳师:为情喝了农药

游戏大凯爷的江湖2019-12-04 13:12

文:风儿起兮



01


因为五更,我真的成了大神,方圆十里名声大震。


人们传言,鬼门关里我能捞人。


其实我觉得鬼界和阳间没什么两样。


五更的事刚过三天,村南七里的梅林村就有人带着厚礼来我家请人了。


梅林村的憨叔我不认识。


梅林村的憨叔爸爸认识,他是爸爸七拐八拐沾点小亲带点小顾的表兄弟。


憨叔不憨,陪他前来的憨婶更不憨。


憨婶四十多岁的年纪,一米六七的个子,身材线条分明,双乳高耸,细腰丰臀。

俊俏的脸白净雅致,一双凤眼像星星,只不过有丝忧伤从眼睛深处透出来。


憨叔憨婶只有一个女儿雪丫。


雪丫前几年死了。


一个抱着农药瓶子的徇情者。



02


天落黑时,我跟着憨叔憨婶来到了他们家。


我是被爸妈逼来的。


亲帮亲邻帮邻。该伸手时就伸手,乡下人不成文的规矩。


憨叔家住在村子的左边,一条歪歪扭扭的小河从房子前面流过,一座小小的石拱桥卧在小河上,像一个驼了背的老爷爷,弯曲成了一张弓。

桥头,一大片竹子在风中摇曵着,斑驳出一地细碎的月影。


憨叔家三间平房,憨叔憨婶住东间,雪丫生前住西间。


西间的样子自从雪丫走后,从来也没改变。每天憨婶都要打扫一遍。


憨婶说:“雪丫会回来的,她是一时糊涂。


雪丫就死在门前的竹林里,也葬在竹林旁边。憨叔憨婶舍不得雪丫离得太远,他们想天天看着雪丫。


只不过最近半年雪丫开始闹起来,并且闹得越来越欢。


村里好多人都看见过雪丫坐在自己的坟上哭,呜呜咽咽。


03


我没有信心能见到雪丫。


我不惊奇我能见到丁一,因为我俩是同学。


我不惊奇我能救五更,因为我俩是朋友,是兄弟。


我和雪丫啥也不是,甚至我们连面都没有见过。


管他呢,先来应付一下给爸妈交个差算了。


憨婶做了两个菜,憨叔拿出了一瓶江小白,俩老人真心实意地想让我喝两杯暖暖身。


“孩子,这雪丫的事拜托你了,明明知道你忙,又把你请来,心里很过意不去,今晚叔敬你一杯。”憨叔倒了满满一杯酒举在我面前。


看着满脸无奈的憨叔,我接过了酒杯。


一个父亲年龄大小的老人为我敬酒,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多么荒唐的事。

如果不是万般无奈,一个老人怎么也不能用一种期盼的眼神来看着我。


憨叔棱角分明的脸在灯下显得异常的落寞。


“喝了吧孩子,看在我们老两口的面子上。”憨叔再次说。


我接过杯子,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两个老人。


“我们家雪丫真是糊涂,一瓶药就走了,留下我们两个老人,也不管我们死活,她倒自己清静去了,这让我们以后怎么过呀!


憨婶坐在一边开始抹起泪来。


04


我端起酒一饮而尽,我不能拂了两个老人的心意,我不想让他们的希望像肥皂泡。


酒真是个好东西,三杯酒落肚,我浑身燥热起来。


“遭天杀的王八蛋,你诱了雪丫也害了雪丫,岂不知更害了憨叔憨婶,让这两个善良的老人老无所依,如果让老子见到你非把你小子揍成狗不可。”我暗自在心里发着狠。


我有点难受,告别憨叔憨婶向外走去。


我想吹吹风,吹一吹近段时间杂七杂八让我摸不出头绪的脑袋。


憨婶给我加了件衣服,她怕我冷。


多好的母亲啊!


院子外面是一地的月光,风轻轻的吹着,一条小路沿着河沿通向小桥,路旁几株小树在两旁立着,悄无声息。


我一步一步地慢慢走着,仿佛一尊夜游的神。


我自己都快被我自己吓到了。

自从雪丫开始闹腾之后,村子里只要太阳落山,家家户户都急急忙忙关门闭户,早早地躲进被窝里,就连吃奶的娃子都不敢大声啼哭。


他们不敢听到雪丫的哭声,雪丫的哭声揪心。


05


“我想陪你一起走好吗?”一丝耳语在我耳边响起,我知道是丁一又缠上来了。


她紧紧挽着我穿过竹林走向小桥,我听不到她有脚步声。


“别挽我,自己走。”我把我的手抽出来,我想避嫌。


“嘻嘻,真是一个大傻瓜,又没人能看见。”她嘻嘻笑。


“我自己能看见,心能看见。”我说。


“好,我不拉你可以了吧。”丁一有些不悦。“人家来帮你个呆子呢,也不知道好歹。”丁一生起气了。


突然发现丁一生气的样子也挺好看。


临近小桥是一个小院,院子里透出一缕灯光,米黄色的窗纸破了一个洞,我好像看到屋里有个人影晃了一下,一个年轻女人的剪影。我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
院子的围墙是篱笆墙,上面爬满了藤蔓,一朵朵花儿在盛开着。


我刚要走过去,丁一拉住了我。


“你听!


从小屋里确实传来一丝丝女人的哭声,咿咿呜呜如泣如诉。


06


丁一拉着我凑近房门,她轻敲了两下薄薄的门板,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。


一个年轻的女子探出身来。


“是你们?”那女子勉强一笑。“我知道你们会来的。但不知道这么快。


“你认识我?”我惊讶地问。


“在这十里八村谁不认识你呀,勇闯冥界的小帅哥,早传遍了。况且你又是黑白两个大神的好兄弟,土地爷爷还找你求情呢。”那女子的笑比刚才舒展多了,样子非常好看。


“咋样?女人的偶像呗!”丁一又依过来靠着我,朝我伸了伸舌头做了个鬼脸。


“另外还有你这女朋友,能有鬼妹随其左右的阳世间的男人有几个?所以一见到你们俩在一起我就全知道了。”那女子笑起来。


“我女朋友?我怎么会有女朋友呢!”我睁大了眼睛争辩着。


“别傻了大兄弟,这小妹是因为阎王爷错点花名册,黑白无常又阴差阳错喝酒误事收来的,本应该早早托生去,但人家说尘世姻缘未断,要来陪你呢,这个情应该领吧。哪像我,一个天不收地不留的糊涂蛋。”说完,那女子又红了眼圈。


此时,丁一又向我依了依,这次我没有推开她。


我真的不喜欢丁一,我喜欢我们的邻居桃子。


“快进屋坐一坐,我只顾说,把客人晾门口了。对,我告诉你,我就是雪丫,前几年喝农药徇情的雪丫,不会吓着大兄弟吧?”她苦笑了一下。


我身边这一刻真的有两个鬼丫头,但我没有丁点害怕。


我感觉与鬼做朋友并不可怕,有时与人做朋友倒有点可怕。


丁一挽着我跟着那雪丫走进她的小屋。

07


走进雪丫的小房子,灯亮了好多。


小屋不大,墙上有盏灯,窗下有张桌,桌旁有张凳,后墙有张床,床上有一个襁褓,襁褓中一个孩子睡得正香。


只不过小房子有点四处漏风,阴冷扑面而来。


雪丫很漂亮,她身上有憨婶的影子。


雪丫很安静,她眼神优雅,双目回盼流波。


瀑布般的长发披在肩上闪着迷人的光。


白底细碎花的褂子裹着乱颤的胸,婉约成一首美丽的诗。


我在凳子上坐下来,雪丫拉着丁一坐到床沿上,她俩像一对早已熟知的闺蜜。


“兄弟,不怕你们俩个笑话,其实这条路我也不愿意走,现在留下爸妈在这世上孤独着,看见他们我就想哭,只不过因为这个孩子,我也是没法选择呀。”雪丫说着望向襁褓中的孩子。


“孩子?”我惊讶地问。


“对,就是这个孩子!


“怨我爱上了不该爱的人。”雪丫低下头喃喃道。


“说来话长,他确实是一个让我动心的人,第一眼看到他我的心里就像小兔在跳,我使劲按也按不住,越跳越厉害。

我知道自己有点不要脸,但我管不住自己,只因他回眸一笑,我就跟着他走了,我不知道我在哪里?我不知道我是谁?


“他是我的远房表哥。”雪丫抬起头,有亮光在她眼里闪,一种沉醉的感觉从她眼中一闪而过。


“他带给我的是一股清新的气息,像早春我们家旁边小河冰雪后的涌动,我没有一丁点抵抗力,一见到他我就浑身发软,移不开眼睛迈不动步,我渴望他的怀抱,我想象着里面的温暖。

我不是荡妇,但我第一次感觉到我自己也像荡妇一样春潮澎湃,我需要他满满的填充,我需要他给我堵塞止流。可是那年我只有十八岁呀!”雪丫低着头,有点羞。


08


“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,天上只有满天的星星,我把自己交给了他,轻而易举,没有仪式,草率得像过家家。


“是欲望的魔鬼在作怪,我十八岁的年龄无法挣脱这种冲动,但后果很严重。”雪丫抬起眼睛看了看床上的孩子。


“他回城了,很远!”雪丫叹了一口气。


“我不恨他,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错,我知道他应该有他自己的生活,我俩只是偶尔相遇的路人,碰到一起擦了一次火而已。


“只不过这火擦得有些大,一擦就擦出了这个要命的小东西。”雪丫说着,扭过身去摸了摸襁褓中孩子的头。


“你是说你们只那么一次就有了孩子?”我惊叹道。


“是的,只那么一次就有了,第二天他就离开了村子,也许到现在他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喝了农药。”雪丫声音低下来。


“孩子在肚子里疯长,丑是掩不住的,于是我选择了逃避,现在想想留下爸妈在世上痛苦的活着,我真的不孝。


雪丫肩膀抽动着,拼命咬着嘴唇。丁一抱紧了她。


“其实我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,附近有几个渣男总在夜深人静时敲我的门,听我的墙脚,扒我的窗台。

他们以为私自生子的女人一定是淫荡成性,要不是土地爷爷土地奶奶护着我,我许我早被他们撕吃了,鬼界也有渣人。我一个孤魂野鬼的日子真的不好过,好多时间我都带着孩子在桥下的桥洞里过夜。


“桥洞?”我不解。


“是桥洞,这桥几百年前是我祖爷爷带人修建的,上面插了把定桥神剑,其他鬼魂都害怕,我的祖爷爷也想不到无意之中保护了我。”雪丫惨然一笑。


我长出了一口气。


09


“兄弟,我知道有人会找我,因为我最近几个月闹得厉害,我是要投生去了,定下的日子被我推掉了多次,都是鬼差看我孤儿寡母的不忍心直接锁了去,所以一直到今天,今天你来了,我只有求你了。”雪丫满是期待的望着我。


“求我?”我又疑惑不解起来。


“对,求你,让孩子认你做干爸,将来才没人敢欺负,你是黑白通吃的主,这样我才能留下放心地走。


“留下孩子?”我更急眼了,我还没有女朋友呢。


雪丫笑了笑。


“别怕,不是留给你,是留给我爸妈,只不过需要你帮忙。


“鸡叫五更时你告诉我爸妈让他们来到桥下就可以了,记准了,五更时第一声鸡叫。


“是,我知道了。”我嘟哝着从睡梦中醒来,憨叔憨婶来到桥旁找到坐在雪丫坟旁的我,爱怜地给我又加了件衣裳。


五更时分,憨叔憨婶从桥洞下捡回一个小女孩,眉眼像极了小雪丫。


憨叔憨婶给孩子取了个好听的名字:雪丫丫,我叫她小雪丫。


未完待续


遇鬼系列


 


大凯爷的江湖微信公众号
你有什么不解之事,可以找大凯爷聊聊。我这里有茶有故事,也有一个会解惑的凯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