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科技 / Alphabet掌门人更替,硅谷传奇佩奇、布林双双卸任,皮查伊大权独揽!

Alphabet掌门人更替,硅谷传奇佩奇、布林双双卸任,皮查伊大权独揽!

科技DeepTech深科技2019-12-04 09:40

5G 极化码之父

埃尔达尔·阿里坎教授

确认出席 EmTech China 全球新兴科技峰会


Alphabet 和谷歌不再需要两位首席执行官和一位总裁。


图 | 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 · 佩奇和谢尔盖 · 布林(来源:Google)


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 · 佩奇(Larry Page)和谢尔盖 · 布林(Sergey Brin)今天发表联合声明,两人分别卸任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的首席执行官(CEO)和主席(President)职务。


从今往后,Alphabet 将不设主席,而新 CEO 将由现任谷歌 CEO 桑达尔 · 皮查伊(Sundar Pichai)担任。


继谷歌另一名元老级人物埃里克 · 施密特(Eric Emerson Schmidt)今年 6 月宣布退出 Alphabet 董事会之后,两位联合创始人如今的卸任代表着曾经驱动谷歌的 “三驾马车” 均以不同方式告别了领导者的角色,一代互联网传奇和领军人物正式淡出了人们的视野。


“如今,Alphabet 已经非常成熟,谷歌和其他业务作为独立公司已经可以有效运作,所以现在是时候简化我们的管理结构了,” 佩奇和布林在联合声明中强调,“当我们认为有更好的经营公司的方法时,我们就会腾出管理岗位。”


图 | 联合声明截图(来源:Google)


虽然两人仍然持有大量 Alphabet 股票,保留董事席位,并且在关键问题上仍有话语权,但职位的变更意味着他们将真正意义上转向幕后,皮查伊已然获得了两人的信任,成为谷歌和 Alphabet 名正言顺的掌舵人,未来将以大权总览之势操纵谷歌这艘 21 岁的互联网巨轮。


现年 47 岁的皮查伊已经加入谷歌 15 年,先后在 Chrome 浏览器和安卓系统两项核心业务领域担任负责人,帮助它们迅速占领市场份额,奠定了谷歌的地位。随后他受到了更大的重用,身兼谷歌地图、搜索和社交等业务负责人。


在 2015 年谷歌重组之后,皮查伊直接被提拔为公司 CEO 兼董事长,又在两年后加入 Alphabet 董事会,被外界普遍视为是未来的接班人,如今果然成真,风光无限。


图 | 桑达尔 · 皮查伊(来源:Business Insider)


这个举动看似意料之外,又属于情理之中,因为自 2015 年成立 Alphabet 以来,佩奇和布林就很少代表谷歌或 Alphabet 出现在公众场合了。


谷歌成立于 1998 年,自那时起,佩奇和布林就是谷歌的灵魂人物。三年后,施密特加入谷歌并担任董事长和总裁。


随着谷歌的不断壮大,公司在 2015 年宣布了资产重组计划,成立了 Alphabet 母公司,谷歌成为其旗下最大子公司,专注于核心搜索和广告业务,而其他诸如无人车、DeepMind 和 X 实验室等新兴分支业务则独立运作。


佩奇和布林在重组前还十分活跃,前者是谷歌的代理 CEO,后者经常以未来主义者的身份出现在媒体上,还戴着谷歌眼镜原型机参加 I/O 开发者大会。但是在重组之后,两人分别选择担任 Alphabet 的 CEO 和主席,提拔了时任安卓部门负责人的皮查伊作为谷歌新任 CEO 兼董事长。


这在当时被视为是两人退居二线的标志,尤其是佩奇,甚至一度有人猜测他将就此隐退。这显然不是真的,他的生活变得更丰富多彩了。


一个非典型 CEO


拉里 · 佩奇并不是一个典型的 CEO。


公司领导一般都会花费很多时间在投资大会上发言,或者在灯光闪耀的舞台上介绍新产品。但佩奇从 2013 年起就没有参加过电话会议了,2015 年之后再也没有接受过媒体采访。在谷歌重要的网络开发者年会 Google I/O 大会上,人们在主会场找不到他。如果在一个有点偏的地方看到大群的粉丝和拍照者拥簇在一起,那应该是佩奇在去卫生间的路上被发现了。


“佩奇去哪了?”这是员工、股东、媒体甚至政府官员面对这个巨头时常会冒出来的一个问题。甚至在不断有议员提出要分拆谷歌防止垄断的时候,这个问题都没有被解答。


有不少媒体报道称,佩奇越来越频繁地消失在他的加勒比小岛私人白色沙滩上。在 46 岁的时候,他就已经过着世外桃源式的隐士生活了。


偶尔,他会出席 Alphabet 在总部举行的每周一次的全员 “TGIF” 会议,有时会在现场回答员工的问题,不过他大多会听从皮查伊和其他公司领导人的意见。佩奇目前更多的关注点在于那些让他感兴趣的有意思的项目,比如 X 实验室极具科幻色彩且天马行空的项目。


他的兴趣一直都很广泛,他曾是密歇根大学的学生,自己研究过太阳能汽车、音乐合成器,还曾经建议学校在校园里铺设有轨电车。22 岁在斯坦福读研之时,他大半夜想到要去做一个可以查看不同页面链接、可以查看全世界信息的搜索引擎。


在这里他遇到了志趣相投的布林。


图 | 佩奇和布林(来源:Google)


布林出生在苏联,6 岁的时候和父母移居美国。他的父亲在他成长过程中起到了巨大的影响,为创造良好的学习条件,从移民到换学校只为了让布林站在时代的前沿,在个人电脑刚刚起步的时候,布林在 9 岁就拥有了一台售价 600 美元的电脑。


他们暂停了学业,在借来的车库里做想做的事。基于佩奇当晚写成的 PageRank 代码,他们创造出了一个全新的互联网搜索引擎 BackRub。1997 年,BackRub 更名为 Google,一年之后拥有了数百万用户,获得了资本的青睐,当时谷歌有 400 名员工以及一些项目经理。


佩奇喜欢精简,布林也是。


他们在 2001 年决定解雇项目经理,他们觉得这些插在他们和工程师之间的人构成了阻碍。之后,他们聘请了工程副总裁韦恩 · 罗辛(Wayne Rosing),所有的谷歌工程师向罗辛汇报,而罗辛直接向佩奇汇报工作。


图 | 佩奇和布林从 Novell 公司聘请埃里克 • 施密特博士担任 CEO(来源:wikipedia)


同年, 佩奇和布林从 Novell 公司聘请埃里克 • 施密特博士担任 CEO。之后几年里,谷歌出现一些波澜,在跟 Facebook 、苹果的竞争中势头稍逊,同样为了“简化管理结构,加速决策制定过程”,佩奇于 2011 年接手 CEO 职位。相比于布林,佩奇更喜欢商业。


但事实上,他对这个职位的态度更像是在解决工程难题。他每周工作 80 个小时,阅读各类商业领导力书籍,研究他的管理偶像巴菲特。然而,他逐渐对监督管理公司运营觉得厌倦,当开会的讨论从核心技术转向单调的业务时,佩奇的眼睛会陷入 “呆滞” 状态。他的心思更多地放在研发、或者致力于砍掉各种没意思的应用和项目上,从来不陷在损益表和 6 万名员工的内部政治里。


2015 年公司突然重组,皮查伊晋升为谷歌首席执行官,佩奇成为母公司 CEO。这被人为是有史以来最聪明的退休计划,他和布林可以寻找和投资感兴趣的新人与新技术,保留自己对创意的控制权。让谷歌进行精简,其领导者们也可以拥有更多自治权。


图 | Project Loon 项目的热气球(来源:Google)


这对他们来说意味着更多自由,他们可以专注于所谓的未来 “疯狂” 和“投机”押注。


布林在慈善活动上的名气甚至超过在谷歌,他专注在慈善机构上,企图解决世界的能源和气候等问题,并且投资一些可替代能源技术,寻求更多的可再生能源。他还和前妻安妮 · 沃西基共同创立的布林 - 沃西基基金会。


佩奇则是宁可把遗产给马斯克也不做慈善的人。他资助了三家旨在开创无人驾驶飞行器的公司,并痴迷于 Alphabet 旗下的各个机器人团队、火箭上天工程和登月旅行。Take The Camp 是谷歌在硅谷内部一处景点,专门组织的内部秘密活动,包括特斯拉 CEO 埃隆 · 马斯克 (Elon Musk),高盛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劳埃德 · 布兰克费恩(Lloyd C. Blankfein),以及时尚设计师托里 · 伯奇(Tory Burch) 都曾被邀请。


现在,除了面向大海,佩奇也偶尔和自己喜欢的飞行汽车公司 Zee.Aero 团队聊天。Zee.Aero 总部是一栋占地 2800 平方米的双层大楼。佩奇在二楼打造了自己的私人空间:卧室、卫生间、壁画、跑步机、攀岩墙,还有马斯克送的礼物——SpaceX 公司的第一枚火箭发动机。他被员工们称呼为“GUS”,即“楼上的”。


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 


对于两位联合创始人的卸任,皮查伊的回复是:“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”。

 

如今,谷歌和皮查伊正处于一个急速变化的环境中,谋求改变是权力交接之后的必经之路。

 

由于谷歌核心数字广告业务逐渐露出疲态,增速放缓,作为母公司的 Alphabet 需要寻找到更多的利润增长点,包括 Waymo 等公司可能需要更多关注,持续增长的云服务也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。

 

谷歌内部近一年来也动荡不安,员工抗议五角大楼项目、高管性骚扰丑闻以及员工对管理层和政策的不满,都在加剧和迫使谷歌做出更多改变。


“我想强调一点,这种交接不会影响 Alphabet 的结构或日常工作…… 两位创始人赋予我们所有人一个难得的影响世界的机会。多亏了他们,我们才有了一个永恒的使命,恒久的价值观以及协作与探索的文化。这是我们继续发展的坚实基础,我等不及要探索下一步的工作,期待与大家继续前行,”皮查伊在内部员工信中写道。


图 | 桑达尔 · 皮查伊(来源:The Verge)


面对内忧外患,谷歌这艘 21 岁的科技巨轮将驶向何方,皮查伊任重道远。


不过,佩奇和布林似乎不以为然,两人在卸任声明中不断强调,“现在是简化我们的管理结构的自然时机”,字里行间透露出对皮查伊信心满满,似乎认为赋予他更大的权力就能更好地解决这些困扰。


谷歌的名字 Google 是 “googol” 一词的偶然误写,指的是 10 的 100 次幂,也就是数字 1 后面跟着 100 个零,此次卸任或许就是一个 “去零” 的过程,至于这个新的 1 能发挥多大的价值,只有时间能带给我们答案


附:佩奇和布林公开信

https://www.blog.google/inside-google/alphabet/letter-from-larry-and-sergey/


-End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