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八卦 / “我想让你看看生活里的光”

“我想让你看看生活里的光”

八卦温血动物2019-12-04 22:11



 我们在繁忙的生活中,

错过了太多生活之美

我想谈一谈那些生活里的

一个普通人的平凡美 


/

“美术馆着火了,一副名画和一只猫,只能救一个你救谁?”

这也许是《奇葩说》开播以来,最具争议性的一个辩题。

节目播出后,“翻转电台”主理人李厚辰发表文章《名画还是猫?李诞与黄执中,我们的最后一搏》,文末有一条高赞评论:
“网络世界对‘平凡之美’和对‘救小猫’的赞誉,本质上是其看到了自己:作为平凡人的生活,不应该比精英命贱。作者想拯救看似能够造福千人的‘人类之美’,却看不到万亿人的‘平凡的自尊心’。”

是的,在这个明星一哭一笑都能占据热搜的年代,“平凡的自尊心”这个被忽略的概念,反而能直击我们的内心。正如车尔尼雪夫斯基所说:“真正的最高的美是人在现实世界中所遇到的美”。人生中总有一些看似平凡的人,用已化进骨髓的、融入平凡生活中的,努力向上的生命力之美,将平凡的生命描摹出绚丽的色彩,让自己得以登上更高的舞台,也让世人感受到看似渺小的生命,美得惊心动魄。

这让我想起了最近正在追的《我要上春晚》节目里,那一个个平凡人的鲜亮人生。

今天,我就想给你看一看,那些平凡的生活美。

          /

@贰强:传承非遗,“书说”人生百味

         



2019《我要上春晚》第一期,节目组来到西安,三秦四宝同台竞技,用陕西快书、眉户戏、秦腔绝技《顶灯》、陕北说书等串联起了独具陕西风味的民间绝活。杜正强就是那个通过快手解锁节目入场券的说书人。

杜正强变成陕北说书人,细想起来,要归功于4年前吉他店里的一次偶遇。店老板赔钱卖的一把瑕疵传统小三弦,被第一眼看见便觉倍感亲切的杜正强带回了家,很快就琢磨出了小时候耳濡目染的陕北说书。

极具陕北地域特色的说书形式,令“糙汉子”杜正强越接触越喜欢,也慢慢坚定了他要将这门非遗文化发扬光大,让更多人了解陕北说书,也一同了解陕北方言、陕北文化的决心。“这是我们陕北的宝,应该被更多人知道。”杜正强说。

抱着尝试的态度,杜正强在2017年开通了快手。坐在镜头前,留着利落短发和精致小胡须,穿着宽松的白衬衫,抱着音色粗犷的三弦,用辨识度极高的陕北唱腔演绎陕北说书,有传统唱词,也有试着用韵律、表情和生活元素综合表达的新作品,甚至在后续的作品中,杜正强还特意下功夫,学会了“加字幕”,坚持说书,一唱就唱到了今天。
 


从初期的几百播放量,到如今的上万、上百万播放量,专注陕北说书传承的杜正强,在快手上收获了60余万粉丝,还通过快手app“我要上春晚”活动专区,向春晚这个华人向往的最大舞台发起冲击。

杜正强常在自己发布的快手作品下,看到粉丝们发来的赞许,感叹陕北说书的“原生态,美!”突破地域的边界,找到更多的文化认同者,这种文化形式的传递让他感到特别兴奋,“陕北说书在我心中一直是小众文化,认为其他地域的人很难喜欢,但通过快手的传播后,更多天南地北的朋友开始喜欢陕北说书。”

         /

@搬砖小伟:汗水中追寻自我,用健身铸就力量

          



2015年春天,石神伟注册快手,并在上面发布了第一条单手倒立的视频。那时候的他还是个一天工作10小时,搬3000-5000块砖的搬砖工。昔日里因网游成瘾中考落榜,被甩到工地打工谋生,却不想“一个三四十斤的灰桶都提得很吃力”,为了“上架子干活轻松一点”,开始接触和学习街头健身动作。


在淋雨搬砖的间隙,石神伟收获到了来自快手平台上像浪一样席卷而来的“666”,第一次体会到“火了”的感觉,却怎么也没想到,那些在后来坚持记录和发布的,利用午间休息时间,以工地脚手架为锻炼器械,在汗水中追寻自我的小视频,会为自己吸引来数百万粉丝,推上《中国达人秀》《我要上春晚》等舞台,更鼓舞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,去做他们喜欢做的事。

如今,火起来的“网红”石神伟仍然留在工地上,做着自己干了七八年的老本行,搬砖。真实的工地生活被他记录在了快手镜头中。杂草丛生的荒地、工地宿舍的屋顶、水泥砂石遍地的料厂,都是石神伟的健身天堂。没有单杠,没有钢管架,他就想到了利用铁锹,在铁锹的炳两边绑上铁丝,把它架在树上,尝试着拉引体向上。借助脚手架爬上爬下,是他每日能接触到的最简单和最容易的健身方式。

慢慢的,石神伟对于健身和搬砖的心态也有了转变,从最初单纯的心里喜欢和消磨时间,到强身健体后,独揽了很多搬运活,觉得这是为自己工作,擅长“花式搬砖”的石神伟成长成了一名靠手艺吃饭的大工,还在快手上用积攒的几万块钱开起了健身器材店,通过带货,回农村老家盖起了漂亮的楼房。

CCTV纪录片中,石神伟说:“我是一名农民工,最大的爱好就是在工地上健身,我很享受每一次汗流浃背的快感。”小伟的坚韧、低调和朴素,是这个时代的奢侈品,他在展现着平凡的生活之美。

          /

@伊博:传递开心就是我的力量

          

 


非洲小伙伊博,凭借着对中国功夫的热爱,以及对中国历史和传统文化的兴趣,自六年前错把沈阳当上海,误打误撞留下来后,便爱上了淳朴的东北民风,也学会了一口地道的十级东北嗑儿。

实际上,初来乍到的伊博,在朋友的帮助下,曾申请过沈阳建筑大学的语言课程,开始自己的中文学习之路。但他却很快发现,这样“教科书式”的学习并不适合自己。从此,喜剧、小品和综艺,成为了伊博学习中文和东北话的教科书,最喜欢的明星,也从成龙改为了宋小宝。

如今的伊博与中国人沟通早已毫无障碍。不久前,他还登上了2019《我要上春晚》舞台,用纯正东北腔参演小品《欢迎你到我家来》,直令大票中国人自叹不如。快手上,这位号称是“扒苞米时晒黑的”的黑人小哥,甚至开设了“标准东北话”发音技巧小课堂,从“必须哋”中“须”字的嘴形和尾音,到“麻溜的”中“溜”字的儿化音,吸引了一大波中国学徒。
 

闲暇时,伊博喜欢把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好玩段子改编成小视频上传到网络上。镜头前的他总是一副坚强、乐观、幽默的形象。“戏精上身”了,能把拆迁户的狂喜表现得淋漓尽致,也能把“磨剪子戗菜刀”的吆喝模仿得惟妙惟肖,搞笑的段子,夸张的表情,说着能秒杀本地人的东北话,通过表演和拍视频把快乐带给大家,已经成为伊博最大的爱好。

早上七点半起床,健身、练书法、背段子台词、拍视频、商量直播内容构成了伊博一天的生活。虽不轻松,伊博却并不觉得辛苦。如今爱好能够成为工作,并得以在更多舞台上传递快乐的力量,他对现在的状态很满意。

          /

@刘振奇杂技让自己登上“云端之上”

          



2019《我要上春晚》第六期舞台上,濮阳市南乐县29岁小伙子刘振奇“王者归来”,继2015年在《出彩中国人》舞台上,仅用4个啤酒瓶做支撑,表演高空叠椅杂技,震惊全场后,又一次将高空叠椅搬到了《我要上春晚》的舞台上。

“很放肆的拼搏!方能赢得人生之精彩!”刘振奇把这句话记在了某网络社交平台上。他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农村家庭,到了16岁“高龄”才开始接触学习杂技表演。练杂技的日子里,特别是高空杂技时,每次结束最后一个动作,都习惯咬牙松开一只手,在心里为自己打气,“再坚持一下,坚持几秒就好”。

“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”,刘振奇台上的光芒四射有目共睹,而这样技艺绝佳的表演背后,也少不了无数艰苦心酸的付出。自知基本功很差,刘振奇一早便坚定地走起了“以勤补拙路线”。在家乡的杂技团训练了几年之后,他开始对自己的学习和表演有了更高的追求。2010年,更孤身一人到了大洋彼岸,远赴美国为自己“充电”,希望得到更严格、更国际化的技能训练。
 

没有专业团队指导,也没有专门请教练,见识过很多更厉害更高端杂技表演的刘振奇,在2014年前后,终于决定挑战自我,从道具的挑选制作,到动作的设计,再到难度递增的专业训练,独自操刀,细细琢磨和研究起“高空叠椅”的表演。“我练了差不多两个月之后,就可以上台表演了。”刘振奇回忆。

这一次,刘振奇克服了摄像老师站在地面上来回走动拍摄造成的心理干扰,无惧第12把椅子摆偏的不稳定因素,甚至还在14把椅子叠加的最顶端表演中,颤抖着手臂坚定做出了单手倒立的超高难度动作,也将人生推上了“云端之上”。
 
不只是他们,2019《我要上春晚》的舞台上,还有很多“平凡却多彩的生活之美”。

泸州市人民医院医生艺术团@医生艺术团 在日常工作忙碌到连吃饭都顾不上,却没忘记在白色的大褂里面装上有趣的灵魂;

街舞高跷技术团@高跷街舞派 踩着高跷跳起了街舞,两根细细的竹竿仿佛是腿的一部分,街舞中的breaking、跑酷等高难度动作如行云流水;

即将成真火舞团@火舞团 玩起了真火,燃着火球的呼啦圈被甩在腰间,一圈一圈,梦幻火舞美得不可方物……

他们本是平凡生活里兢兢业业的普通人,但通过在快手#我要上春晚#活动专区里勇敢地展现自己,他们一步步登上了更大的舞台,甚至有机会走进春晚,让14亿让人看到自己。

如今,这个专区里已经有5.8万人参与活动,未来会有更多的普通人像他们一样,在更大的舞台上,展现自己坚持的魅力。

亚里士多德曾在《尼各马克伦理学》中说过一句话,“我们反复做的事成就了自己”。

平凡人的故事不是爽文,你看不到太多惊心动魄的戏码和神转折,但你却能看到坚持和热爱的力量。这种力量无关运气,无关天赋,无关行业,却触手可及,根植于普通而琐碎的生活之中,一点点浇灌出生命之花。
 
最重要的是,这种力量,我们每一个人都能拥有,它始终提醒着我们,就算平凡,也不必认命,明确目标,不懈努力,一往无前,我们也能看到生活的光。
 
这正是这些平凡人的故事,对我们最大的意义。


·End·



可 以 向 这 里 投 稿 或 发 送 简 历
wenxuedongwu@126.com
「 记 录 人 类 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