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情感 / “ 我怕不值得,被你喜欢 。”

“ 我怕不值得,被你喜欢 。”

情感概率论2019-12-04 00:03



?
你打开了 概率论 的第 340 篇文章






“他说,我们互删吧。

周末和闺蜜聊天的时候,讲完这句话。

我突然觉得无比疲惫。







他想要互删的理由是,觉得我其实没有那么喜欢他。
三番两次的约会,都推脱,聊天也是隔了几个小时才回。
与其这样,不如算了。
其实,这不是我第一次让别人觉得失望了。
我好像没有爱别人的能力。
从毕业之后,觉得生活就好像陀螺,被鞭打着一直转。
微信置顶的工作群占了一屏,12点还在和老板对需求,双休变成单休,这些都是经常的事。
和之前的男友,约好的旅行一拖再拖,回应着客户的需求,就听不到他在讲什么,常常放他一个人唱独角戏。
面对着他失望的语气,觉得很内疚,但又无能为力。
还是自己的能力太弱了吧。
只够强撑着维持自己,还不够爱别人。






常常会在夜深人静时感叹:

能持续性地付出爱,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啊。

之前认识一个朋友,遇上乞讨,她都会给钱。

旁边人劝她说是骗子,她也只会笑笑说,万一是真的呢。

有次天气转凉前,她和几个老阿姨一起,给小区的流浪狗搭了个小窝。

但想不到,没过几天就被小区里的一个男人酒后砸得细碎。

她前去理论,对方却倒打一耙地指责她多管闲事、爱心泛滥,还洋洋洒洒写了一封大字报贴在小区里。

听她说完这件事,我正酝酿着怎么说些安慰的话。

她却先开了口:“没事,以后我还是会这么做的。管他呢 。”

我感到惊叹,并不由得心生羡慕——

为什么她可以有这样巨大且源源不断的能量,去给予爱呢?





偶然在知乎上看到一个词条,描述的情况和自己非常相似——
回避型依恋人格。
它的表现是:因为内心害怕被否认,被抛弃,往往通过更努力地获得社会价值,暗示自己可以不对他人有所需要,来减少因为别人而带来的痛苦。
仔细想想,自己从不敢拒绝工作上的任何要求,甚至有时候,回避感情选择工作
其实就是在害怕,万一自己会不够好,而被对方轻视,甚至抛弃。
但在回避的同时,自己又深陷在这段感情中。
内心渴望独立,又渴望依恋。

下面的一条高赞评论,好像让我更清楚的了解自己。

 

不能确认或相信亲密关系,是因为在与人相处中,长期无法得到安全感的体现,所以选择只倚靠自己。

 

由于安全感的缺失,无法笃定的向外界输出能量。

只会在爱的天平上,加了又减,战战兢兢平衡两头的重量,努力堆砌想要值得被爱的砝码。






无论面对工作,还是感情。

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,“值得吗”这个疑问,一直隐形地伴随在我的所有选择里。

但无意中翻到最新的一期《奇遇人生》,阿雅和苏有朋去澳大利亚探访环保的时候,让我好像突然得到了某种解答。

开始触动我的是苏有朋的两个表情。

第一个表情:惊讶、愕然。

他们在为寄居蟹找家,小寄居蟹面对前4个壳子,都径直爬开了。

这情况看来,感觉可能找不到了,但没想到在第五个壳子里,小寄居蟹真的把自己住下了。

第二个表情:像老父亲一样慈祥的笑。


为我们眼里,不起眼的,一根手指就能碾碎的小东西。

在给它找到一个家后,苏有朋露出的满足表情,好像在告诉我:就算别人看来,只是一件小事,但对于去完成的我们来说,是值得的。

节目的末尾讲到,要从阿拉斯加迁徙的鸟类,有一万五到两万只,但能迁徙回来的鸟只有不到一两百只。

面对这么巨大的落差,阿雅忍不住眼泪地问环保人:“你做这个工作,怎么能一直保持希望,只有你一个人在努力,但这个结果是所有人造成的。


环保人的回答是这样的:“因为不应该放弃,我爱这些鸟,也爱大海,因为这是我唯一热爱的事,我不会放弃的。


凭借一个人的力量,在大自然面前,是翻不出什么浪花来的。


但环保人愿意耗尽一生,尽力做些什么。

这种单纯,好像让我重新找回了爱的意义。

不因为害怕被伤害而伪装,不因为别人的目光而改变,也不因为没有结果就失望。

就是在想爱的时候,说出那句“我爱你”;想见的时候,飞奔到他的面前;想照顾他的时候,陪在他身边。

因为能去爱本身——

就是幸福的。




 我不想 

 爱得不尽兴,遗憾一大堆 





文 案    阿 怎
责 编    紧 紧

  

人间观察    vol.OO2 

探索 人与人 的相处模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