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母婴 / 婆婆喜迎怀孕绿茶进门,和我同住生孩子。

婆婆喜迎怀孕绿茶进门,和我同住生孩子。

母婴左左的异想国2019-12-03 23:08
原创插画|喵喵夏

嗨,仙女们好!这里是左左的连载。每天发连载的同时,我也会发短篇。今天的短篇在第二条(这篇关掉退到一开始打开文章的地方第二篇),同时我也推荐几篇之前的短篇,一定有你没看过的:







连载前情回顾

(上下滑动点击标题阅读)

第一章:

第二章:

第三章:

第四章:

第五章:

第六章:


01


无法形容那一刻我的震惊,在聂芬说完这句话之后,天地似乎陷入一片寂静。

 

我张口结舌,一脸不相信地看着她。

 

此刻我的反应,应该是聂芬喜闻乐见的,她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得意。

 

但说出的话,却如春风和煦:“小蔓,你要不进去和你公公婆婆商量一下,这个孩子,要还是不要,决定权在你们……说实话哦,我是不太想要的,名分上论起来,这孩子连遗腹子都算不上……但我觉得崔新宇太可怜了,好端端的,前脚欢天喜地结了婚,后脚就丧于非命,什么也没落下……所以想来找你们征求下意见,你们要是想要,我辛苦一下,把孩子生下来,算是给新宇留个后;不想要的话,我今天就去医院!”

 

她侃侃而谈,句句都戳在我的心上。

 

我沉思片刻,走过去,打开门,让聂芬进来了。


02


我把聂芬迎到客厅,让她先坐下,然后上楼,向秦姨汇报了这个消息。

 

不出所料,秦姨听到聂芬怀上新宇的孩子后,那双黯淡无光了无生机的眼睛,像将枯的灯突然加满油,一下子变亮了:“真的?”

 

我点点头。

 

她坐起来,沉思片刻,言辞恳切地说:“小蔓,新宇走了,这是他的骨血,我得让她把孩子生下来……你……你理解阿姨吧?”

 

我艰难地笑笑,没说话。

 

其实,这是我一开始就料到的结果,于情于理,秦姨是一定会留下这个孩子的。

 

我理解,但心里的酸楚和失望却抑制不住。

 

秦姨没有觉察到我内心的变化,她从床上下来:“走,去和聂芬谈谈,她这人阴险歹毒,我们不能被她骗了!”


03


那天,我和秦姨一起,先带聂芬去医院做了检查。

 

是我妈亲自做的,聂芬确实怀孕了,大约九周,胎儿发育良好。

 

从时间来上来推,这孩子刚好是她和新宇订婚后,在别墅住的那段时间怀上的。

 

检查的结果让我心里五味杂陈,崔新宇生前口口声声说被聂芬欺骗,说因为聂芬以死相逼,他才不得不表面答应和她订婚,其实一直在想着怎么摆脱她。

 

他那么讨厌她,却依然让她怀了孕。

 

对男人来说,爱和性,灵和肉,都是可以分别而论吗?

 

整个过程中,妈妈虽然什么都没说,但脸色很不好看,我想她的心情一定和我一样,对秦姨的决定表示理解,但却觉得造化太过弄人。

 

短短的一个多月,各种意外和灾难纷至杳来,而现状又一团迷雾般,让人辨不清方向。

 

从妇产科出来,我犹豫着要不要带秦姨去血液科,看看那个长相酷似崔新宇的年轻医生。

 

但想了想,聂芬在场,还是缓缓再说。

 

我们从医院出来后,秦姨给崔叔打电话,让他马上回家。

 

不用说,崔叔听到聂芬怀孕这个消息,也是喜不自禁,等我们回家时,他已经在门口等着了。

 

看到秦姨,他随口解释,说自己一夜未归,是因为昨天下午有事去外地了。

 

我紧紧地盯着他,因为我知道他昨天明明就在这个城市,可崔叔一脸平静,丝毫没有说谎的不安和紧张。

 

而秦姨,心不在焉地回应了几句,并没有多问,好像对崔叔的去向根本不关心。


04


我们四个人在客厅坐下,秦姨率先提出了两个条件:

 

聂芬立刻搬到别墅养胎,孕期的一切事宜,由崔家负责;

 

孩子出生后,不管是男是女,崔家付给聂芬一百万;聂芬去母留子,从此不再和孩子有任何联系,也不许再和崔家有任何瓜葛。

 

秦姨说完后,我看着聂芬,我想她应该不会答应。孩子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,她怎么舍得生下后就把他丢下。

 

但聂芬毫不犹豫地点头,甚至笑笑,很潇洒地摊摊手:“甚合我意,我本来就打算只负责生,不负责养……我还这么年轻,可不能被一个孩子拖住!”

 

然后,她站起来,满脸愉悦地问:“那……我就还住我之前的房间吧!”

 

就在她缓缓地走向楼梯,一步步拾级而上时,秦姨突然站起来,用郑重其事的口吻说:“等等……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条件我没说!”

 

聂芬回过头,脸上挂着疑虑,带着询问的表情看着秦姨。

 

秦姨紧紧地盯着她,一字一顿地说:“生下来后,如果不是新宇的孩子,别怪我不客气!”


05


聂芬微微变了脸色,但很快恢复如常,唇边绽开一个自然坦荡的微笑:“我怎么证明……亲子鉴定吗?”

 

迎着她的目光,我轻描淡写地说:“很简单,我刚咨询过了,这种情况,等孩子出生后,和崔叔秦姨做亲缘鉴定,能鉴定出他们是不是祖孙关系!”

 

聂芬看着我,漂亮的大眼睛深不见底:“小蔓,你想得真周到,那就这么说定了……哎呦,折腾这大半天,我累了,我要回房间休息会儿!”

 

她扶着髋,微微腆着肚子,孕态十足地上楼了。

 

聂芬肚子里的孩子,似乎让秦姨重燃了生活的希望,她一反昨天的萎靡不振,开始忙忙活活地张罗着,一会儿让小菊送些水果到聂芬的房间,一会儿又开始询问崔叔公司最近的业务情况。

 

崔叔明显不想多说,敷衍道:“一切正常,有我呢,你就放心吧,要我说,以后你就在家好好休息吧,别操心公司了!”

 

秦姨目光灼灼,一脸认真地说:“我已经歇够了,通知各部门,我明天上班,先开中高层会议……”


06


崔叔还没反应过来,秦姨又回头叫住我:“小蔓,你这段时间频繁请假,估计之前的工作也保不住了,这样吧,你来公司帮我,我需要一个得力助手!”

 

对于秦姨毫无征兆的提议,崔叔显然不赞同,他猛地站起来,嘟囔道:“你不是有助理吗?”

 

秦姨瞪他一眼,犀利地说:“这是我的事,你不用多管,做好你分内的工作就好了!”

 

那一刻,她好像又变成那个叱咤风云杀伐决断的女强人。

 

崔叔一愣,立刻退缩了,他讪讪地说:“行行行,我不管,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……没事我先回公司,跟人事交代一下,安排下明天的会议……是你自己说过,公司进人要经过严格考核,现在又带头违反……”

 

秦姨没理他,摆了摆手。

 

我冷眼旁观,第一次亲眼目睹了秦姨的举足轻重。早就听妈妈说,别看公司名义上姓崔,秦姨才是核心和老大,早年创业时,是她娘家给的投资。

 

而崔叔,那时候不过是个不名一文的穷小子。


07


崔叔前脚刚走,秦姨就站起来:“小蔓,来书房,我有话跟你说!”

 

我们俩一前一后走进位于一楼角落处的书房,她示意我把门关上,然后看着我说,目光深不可测:“小蔓,把你了解到的情况,都告诉我吧!”

 

我愣了下,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。

 

她像看透的我的心思,一脸凝重:“这段时间我在床上躺着,把发生的事都捋了一遍,新宇的车祸,恐怕没那么简单……还有聂芬,她怀孕已经九周了,应该不会是刚发现,为什么早不说,偏偏这会儿找上门?我知道你也在怀疑,说说看,你都发现什么了?”

 

我看着秦姨,突然明白她的意思,她要和我联手,揭开这团迷雾了。

 

原来以为她失去独子,一昧沉浸在悲痛中,却没想到,她并没有丧失原有的精明和理智。

 

就在这时,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,我一看,是我妈打来的。

 

电话那端,她紧迫而急促地说:“小蔓,你来医院一趟,带秦姨一起来!”

 

我应着:“好的,知道了,我马上过去!”

 

挂了电话,在秦姨惊诧的目光中,我站起来,拉着她的手:“我先带你去见一个人!”


·第7章完·


冬天来了,最近每天早晨泡芙起床都磨磨叽叽,有一天甚至赖床到九点,等我送去学校都九点四十了。老师发给我这个对话:

简直让我哭笑不得。
现在,我每天晚上七八点就带她上床了。上床前她和我聊天说:妈妈,我太爱你了,我永远永远永远都不要离开你,长到你这么大都不要离开你。
突如其来的表白啊,老母亲到现在心里还是甜蜜蜜的。本来准备教育她一顿的,也忘了
哄睡完赶紧来校对排版今天的文章,希望宝宝们喜欢呀~

方便的宝宝,请给左左点个在看呀,在看能增加公众号的权重,在遭到恶意投诉的时候,能抵抗更多的风险,希望我能陪你们很久很久❤️



往期故事






帮左左点在看的仙女,啵一个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