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汽车 / 当代“顺风车”迷惑行为大赏

当代“顺风车”迷惑行为大赏

汽车上海夜行动物2019-12-03 21:00


一直认为顺风车这个东西,就像是一场相亲,把互相不认识的人关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。


他们二者唯一的区别在于,相亲是两个人的事,顺风车可能还会有几个“第三者”。


你永远也不知道,下一秒会有个什么样的奇葩出现,陪你在这个移动的铁罐头里共度一段操蛋的人生。


01:
车内禁烟教育


根据教育部的不完全统计,中国目前大约有5000万成年人还不识字。


我有理由相信,大家经常能在拼车的时候遇上他们。



有时候“禁止吸烟”几个大字就印在了他们的面前,他们还是会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“精神食粮”,厚着脸皮的点上一根芙蓉王。


“咳咳,兄弟。

“哦,对不起对不起。你看我这眼力劲儿,师傅你也来一根,我给你点上。”

“下车!立刻!马上!right now!”


驾驶座上的师傅白眼都快翻到后脑勺了,就差没被气的昏迷。

要不是当时正在绕城高速公路的快车道上,师傅是真的能打开车门送那位大兄弟去亲近下大自然。


有时候真的不是很能明白,为什么这些人非得抱着侥幸的心理。


是当车内的人鼻子不好使,还是觉得只要自己一点火,附近的人就自动眼瞎,看不见面前的烟雾。



02:
尬聊推销



有一次我刚从理发店里脱身,好不容易拒绝了Tony老师的推销,没想叫了辆顺风车回家,又学了一路的专业“推销话术”。


硬是陪着师傅尬聊了几句,发现他原来是个卖保险的,下班回家顺便做个顺风车,赚点外快。



当时就感觉,身边坐了个带着地方口音的“李佳琦”,还是医学院毕业的那种。


“OMG,小伙子,我看你脸色很差呀,一看就知道是XXX不好,我跟你说,防老要趁早,一定要早点给自己准备一份保险,以后真的遇到了点什么事情......”


那天车速很快,师傅说到兴头上的时候,路过没有测速探头的地方,就一脚地板油给干到底。



但是又觉得回家的路好长,像是在理发店里做了个漂染。


我怀疑这是他的套路,防止我跳车。



03:
酒后乘车



我有个关系不错的大学同学,之前因为身体原因没法喝酒,晚上闲着没事的时候开过几回顺风车。


他专门跑大学城到夜店的来回,看看能不能跑顺风车跑出个“桃花”。
但是他很快就放弃了,甚至车都变得很少开。




那天他接了单子,从“MODU”到松江大学城,在上车点等了会儿,一个婀娜的身影,晃晃悠悠的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。


“啧,那身段,那样貌,9分!打底9分!我当时就想把订单一取消,直接免费给她拉回去。”


那妹子一坐上车就不行了,直接像滩烂泥似的躺在椅子上,系个安全带都系了两分钟。


“西赴...走...走!



根据受害人回忆,当时车内一股浓烈的烟酒味,特别下头,再看对方不省人事的样子,就想着先给人送到目的地了再考虑要个联系方式啥的。


结果好巧不巧,一进高速,车子开过减速带的时候一颠簸。


“她‘哇’的一声,直接就喷挡风玻璃上了。”


什么预兆都没有,我那位同学甚至都没来得及说一句“吐车上两百”。


他还是把那个女生送到了目的地,交给了校门口的保安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



04:
月亮之上



从很早以前开始,音量外放这件事就受到很多人的诟病,到如今这个“短视频”盛行的年代,这种行为更是变得更加平常。


你在回家的路上,背着一天的疲惫,想在车上打个盹养养神。


驾驶座上的师傅,想着送完这一单就回家休息,老婆孩子热炕头,想想就美的不行。



当大家沉浸于这种美好的平静中时,结果身边的人在看郭德纲说相声。


刚准备笑,一阵音乐就在德云社的舞台上响起:


“难道这就是你分手的借口,如果让你重新来过,你会不会爱我......”


然后一位身穿黑色紧身衣的男子还未从你脑海里消失,音乐戛然而止,直接变成了“社会语录”


“花花世界迷人眼,没有实力别赛脸。

我可以笑着给你一个台阶下,也可以反手给你一个大嘴巴。




这一路总结下来就是:


郭德纲穿着黑色紧身衣,一边念叨着社会语录,一边摇着花手跳影流之主。


大伙儿都忙一天了,谁经得起这样折腾?



05:
无形装逼



要说在顺风车上,最让人觉得迷惑的行为,莫过于无形装逼。


那天两个异性朋友打顺风车进城蹦迪,蹦迪嘛,肯定搞的花枝招展一点。


好死不死,同行的还有一位油腻的亚逼大学生。上车以后屁股都没坐热就开始搭讪:


“诶,两位小姐姐也是去TAXX嘛?到时候一起玩呀,我今晚在0区拿了个卡。”



扭头之频繁,估计都够一个疗程的“脊椎康复治疗”。


估摸着是两个我那两个不太搭理他,那人就没自讨没趣,过了十分钟,开始掏出杀手锏——“给朋友打语音”


给“朋友”发了个语音,直接把电话一锁屏,安排起了今晚的活动。


从摆神龙,请管家开车上门接送,再到结束以后包了个别墅轰趴玩气球,硬是扯了大半个钟头。



如果不是一阵尴尬的微信语音铃声从他手机响起,估摸着他能自己和自己扯一路。


哦,最后他在路上的某家helens下了车,说是先去见个朋友。



最 后 



 歌德曾喟叹道,“我能确保正直,却不能保证没有偏见。”


那些让他人不适的种种行为,或许对于有些人来说,是他们的人身自由。


在顺风车上能够共同度过一段时光,确实算是一种缘分,但是出于安全考虑,还是多多考虑同行乘客的感受。


别人不是你家长,没有理由惯着你。



— END —


合作转载,联系后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