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八卦 / 高以翔走后的第七天,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不忿和痛哭

高以翔走后的第七天,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不忿和痛哭

八卦东邪西媚2019-12-03 22:47


时间过得真快。2019马上就要结束,明明即将迎来新的开始,却有人的生命,永远停在了上一周。


今天,是高以翔的“头七”,在台湾设置的灵堂有一片花海,还有来自各地的千纸鹤写满了对他的怀念,将与他一同高飞。


而另一边,“二十问浙江卫视”也出现在热搜,在事发后只发了两条声明强调自己“第一时间救援”的二台,有许多的质疑需要去面对。


与二台的沉默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在高以翔去世后的这一周内,不断有他的合作方、好兄弟和短暂接触过他的陌生人站出来,分享对他的怀念。


在以笔记录的故事里,最让人遗憾的部分是,在他离开之后才发现,原来他比想象中更好。而这么好的人,我们再也见不到了。


时间的力量太强大,互联网的记忆更新太快,即使再怎么努力,“高以翔”这个名字也迟早会被渐渐淡忘。


那么,在忘记之前,在等到一个期待的道歉和说明之前,再多看他一眼,再多了解一点他的故事吧。



——我是放心高飞的分割线——


11月27日凌晨,高以翔录节目时休克,凌晨五点有大V称已确认猝死,但一直到中午才等来浙江卫视的一纸确认声明。


在这之后,高以翔父母及女友bella迅速从台湾赶来内地,高以翔爸爸28号返回台湾处理相关事宜,在机场被记者问起时,强忍悲痛说道:“太可惜了,我觉得太可惜了。


在高以翔爸爸身上,有着跟高以翔一样的温柔与体面。返台为高以翔看墓地时,谈起高以翔生前点滴,高爸情绪崩溃,讲两句话后就大哭,但很快道歉:“对不起,我失态了。


白发人送黑发人撕心裂肺的痛,外人根本没法体会万分之一啊。


在高以翔离世后,有粉丝自发在他的出事地点举办追思会,后援会送了1000支黄白菊,大家把高以翔的照片拼成心型,送上花束贴纸留言。


晚上时,有粉丝在现场点了两份外卖,一份给高以翔,自己蹲在旁边默默吃完了另一份。


28日,高以翔遗体从宁波殡仪馆转移至杭州殡仪馆进行防腐处理。


他生前最爱干净,去健身房时包里必备剃须刀,运动完一身大汗,一定要洗个澡剃个胡子干干净净出来见人。


而在他离世后,遗体要从内地运回台湾,为了保持遗容的最好样子,在“防腐”上下了很大功夫。7200元一针的防腐针可以让遗体在一个星期内保持在生前最好的样子,据台湾媒体报道,他的遗容“超乎预期的好”。


因为遗体运回台湾,需要两地的相关部门协同处理,还要通知海关、航警局、疾管局等审批认可,手续十分繁杂,所以一直到12月2日凌晨,高以翔的水晶棺才从杭州殡仪馆运出,正式踏上返乡之旅。


在送别水晶棺时,数十位粉丝哭着追喊:“以翔,不要走。


可他还是走了,在许多人的注视与“一路走好”的祝福下,乘飞机回到了家乡。


高以翔的哥哥在机场接灵,警车护送灵柩到达灵堂。


今日头七仪式,黑人范玮琪夫妇到场吊唁,汪东城带着高以翔设计的帽子,也来到灵堂。


其他朋友送上的挽联多是“以翔”开头,而女朋友bella却用了他的本名“志翔”。


bella父母送给高以翔的挽联更是让人泪目:“奔梦离家飞翔去,再续情缘入梦来。


头七仪式在今天下午结束,台北的天气也从阳光普照变成了阴天。在做完仪式后,高妈妈看到引荐高以翔出道的哥哥时,一直隐藏的情绪终于爆发,抱着他哭了很久。


高爸下台阶时因为太虚弱而踩空了,


却不忘提醒记者“辛苦了,小心台阶”。


最痛苦的时候,经纪公司也记得送披萨慰问在场媒体。


只有在被爱与温柔包围的环境下成长的人,才能成为传播爱与温柔的人。而这样的人,从今日起将长眠金宝山,与山川日月作伴,再不来人间。


——我是好友悼念的分割线——


在高以翔出事后,他在圈内的很多艺人朋友纷纷悼念,有怀念他的,有替他问责节目组的,还有想要拉高一个维度讨论“演员是否为高危职业”的。


他的离去,当然对这个行业是警示作用,希望为他声讨的声音,像投进湖面的石子,不要只听闷响,不见涟漪。


这些繁杂的声音里,来自他的台湾朋友们写下的关于他的点点滴滴像是一股清流,在他们的描述里,让所有人看到了一个比想象中更温暖善良的高以翔。


高以翔的挚友毛加恩,跟他一样在国外长大,热爱篮球,后来转型成模特,2016年两人还一起出席了男模盛典,高以翔称他为“a brother from another mother”。


27号高以翔去世,29号毛加恩婚礼,高以翔原定要以伴郎身份出席,却因意外没能守约。毛加恩婚礼当天,拍伴郎合照时,特地给高以翔留了位置。


气象预报婚礼那周本来都有雨,可那天偏偏放晴还出现了彩虹,新娘罗雯拍下彩虹照,配上天使头像写道:“你总是以最帅的方式出现。


求婚时高以翔在现场见证他们的幸福;


可结婚时,本该到场的人,却躺在冰冷的灵柩,只能靠着影片里的照片来完成对好友的承诺。


毛加恩痛哭了无数次,写长文怀念高以翔:“我总是想成为像你一样的人…在你面前,我可以知无不言,毫无保留。我会永远思念你,永远爱你。


新娘罗雯给高以翔写道:“婚礼那天大家都因为你喝的很开心,因为大家知道你如果在的话一定到处灌大家酒,所以那天,我们把你的那份也一起狠狠玩了。


“在天堂准备好whisky,架好DJ台,我们天堂见。


今日高以翔头七仪式,按传统习俗,新婚夫妻才对此类丧事明明有避讳,可毛加恩和罗雯还是出现在了他的灵堂,来送他最后一程。


曾与毛加恩一起上节目时,高以翔被主持人问起会不会有一天与他交恶,高以翔笑着说,自己很少生气,从来没有对朋友生气过。


是对朋友发自真心的包容与温柔,才换来了朋友们为他的不顾一切啊。


而为他不顾一切的朋友,还有他生前的BFF蒋珅玮。


26号蒋珅玮还在西班牙旅游,27号得知高以翔身亡后立刻买机票从西班牙飞上海,为了赶上最早班的高铁去宁波,甚至买了站票。“如果能挽回,我不介意以后都站票。


在宁波,他帮着处理相关后事,还晒出了两颗煎蛋,因为高以翔以前总是爱偷拿他的煎蛋。蒋珅玮说:“我知道你听得到我说话,快来跟我一起吃早餐啦!


蒋珅玮一路护送高以翔回台湾,陪在高爸高妈身边,今日的头七仪式也是他在帮手打理。


昨晚,蒋珅玮给高以翔写了一封长信,看哭了许多人。那些一起笑闹过、一起成长的回忆,其实根本不用很华丽的辞藻,只用把它们如实陈述,就已经足够感人。


“我们曾互相答应在结婚的时候,一定要以伴郎身份去现场参加对方的婚礼,但我们从未讨论过,当我们其中一人将被埋葬,我们该怎么办。


“如果能挽回你的心跳,我愿意在任何时候为你冲破一堵墙或者跳下悬崖”


他们是从年轻时就认识的朋友,一起创业,见证彼此人生中一个又一个高峰。


蒋珅玮跟高以翔说:“你还有很多计划和梦想没有完成,我会从你手中接过火炬棒,带上我们的梦想继续往前走,直到我所有的能量都耗尽。


“你一定要在上面做一些侦查工作,这样当我最终付出了我的生命的时候,你就可以像以前那样带我在那里到处逛逛了。


和高以翔一起创业做西装品牌的卢毅写道,一下飞机看见浙江卫视的人很想揍他们一拳,可看着高爸高妈依然礼貌跟工作人员说“辛苦了,你们也不想这样”,才收回拳头。


因为善,是高以翔留下的东西,他不能毁坏。


他的善,是用心对待小动物。给流浪狗狗擦脸,救治病得很严重的流浪猫,把家里的白色小博美养得白白胖胖,连一点点泪痕都没有。


他的善,是笑着吃完全套可怕的黑暗料理都没有说一个“不”字,是和朋友的爸爸一起吃火锅,明明吃完就待在洗手间两个小时,还是真诚夸奖“很好吃”。


每一个接触过他的人,都夸奖他的善良,所以他的离去,才如此让人惋惜。“现实居然把像你这样善良的人带走了,却把所有邪恶的东西都留在原地,这太不公平了。


路人觉得愤怒,朋友觉得惋惜,父母觉得心疼,而对高以翔的女朋友bella来说,失去爱人的痛,或许更难用言语描述。


蒋珅玮在给高以翔的信里透露,高以翔是原定要与bella订婚的。


两人相恋多年,甚至对未来的想象都一致:高以翔想要一个家,而bella也在采访中说,想和爱的人组成一个可爱的家庭。


但是现在,她只能穿着爱人最后离开时穿在身上外套,送他离开人间。即使再感受不到他的心跳,也还可以汲取一点点他剩余的体温,想象还拥有他的拥抱吧。


是枝裕和在树木希林葬礼上写过这样一段悼词:“我总觉得人往生之后,会存在于万物。我失去母亲之后,反而觉得母亲存在在周遭的一切事物中,会在街头擦肩而过,会在陌生人中忽然发现她的身影。这样想着,就慢慢超越了悲痛。现在,您的家人失去了妻子、母亲、姐姐、祖母,遗属的哀痛是无法估量的。但是今天的别离,意味着您将超越肉体,活在世间万物之中。希望总有一天,活着的人会接受这样的现实。


失去高以翔的第七天,试着开始相信,这样善良的人虽然不再有具象,可从此存在于万物。


是彩虹,是云朵,是柔软的羽毛,也是闪耀的星星,是能让你感知到生命美好的一切一切。感谢他曾带来的所有温柔,希望他能被铭记得久一点,再久一点。










如果你喜欢我们的文章

欢迎扫码关注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