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教育 / “别说我是你最好的朋友”

“别说我是你最好的朋友”

教育温血动物2019-12-03 22:11



阿妍是我的大学室友,是在大二宿舍变动的时候加入我们寝室的。

我们原来有一位舍友因为转专业搬离了,正好空了一个床位。

调换宿舍的消息一出来,我们就收到了好几个人的“加入申请”,阿妍是其中之一。

我们选择阿妍,大约是因为在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,她拎了一袋灯笼状的水果,扶着门框,伸出半颗脑袋,轻声问道“我是隔壁班的,我可以进来吗?

我们点点头,阿妍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。

“这是我刚从家带来的姑娘果,可甜了,你们尝尝。

谁会不喜欢甜甜的女孩呢?


阿妍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女孩,她总能洞察到我们的需要并主动伸出援手。

记得有一次,持续好几周的阴雨天气几乎耗尽了我们储蓄的所有鞋袜,每个人的被褥上都散发着阵阵湿冷,所有人都在期盼着一片晴天。

那天一大早,我们飞奔到教室上第一节课,阿妍还留在寝室,等着上第三节课。

外面的天气逐渐放晴,室友林C猛地拍了一下大腿,低声喊了一句“早知道把被子拿出来晒了。

话音刚落,寝室群里阿妍发来消息“终于出太阳了,我已经把大家的被子都晾出去了。

感谢三连很快从屏幕上发了出去。

像这样的恩惠,我们还受到过很多次。

上完课回来,我们经常发现自己的书桌上多出一些零食,节日的时候也总能收到一些精致的卡片,热水瓶里水永远温热。

有时候,我们也会帮阿妍从食堂打包好饭菜带回来,为她省去排长队和找不到座儿的烦恼。

所谓友谊,就是这样心甘情愿的相互亏欠,它像粘合剂,把我们和阿妍紧紧地黏在了一起,让我们很快接纳了她这个新人。


如果日子就这样一直下去,那该会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,但那时候还没有人注意到,这种粘合剂的粘力是不均匀的。

大二下学期选体育课,我和室友R选了羽毛球,而林C和阿妍因为没有抢到名额被迫选了篮球。

我们四个人待在一起的时光被分割出了一小块空地。

渐渐地,短暂的体育课时间成了我们各自分享秘密的小天地,有些四个人在一起不敢说的话,一对一却能够说出口。

然后我发现,分享秘密,比相互亏欠,更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。

但它的代价就是,我们不再是4个人的整体,而变得两两分开。

有一回中午放学,我们商量着去哪吃。室友R提议,“现在人挺多的,不如我们去二食堂吧。”(一个人少但比较远的食堂)

我说,“好啊,现在走到那边估计人更少了。

阿妍突然挽住林C的手说“要不我们去三食堂吧,我听说有家鱿鱼饭挺好吃的。

我和R愣了一下,林C有些为难地看了看我们。

“我觉得都行啊,不过现在三食堂人确实蛮多的,我们下午正好没课,可以早点再去吃啊。

阿妍有点失望地看了林C一眼,“不了,我自己去吧。”随后,她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为了不让寝室的气氛变得尴尬,我们最后还是跟了上去。

那天,我们排了很长的队,沉默地吃完了一顿并不美味的鱿鱼饭。

似乎是从那时候开始,我们之间的某种平衡慢慢被打破,寝室的关系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林C越来越多次地在我们和阿妍之间左右为难。我们也越来越明显地感受到阿妍对待我们和林C的差别。

下课之后,我们不再四个人一整排地去食堂吃饭,而是分成两支队伍,阿妍和林C走在前面,我和R走在后面。

林C生日的时候,阿妍特意发了一条朋友圈“Best friend, Happy birthday!”


林C是阿妍口中的“Best friend”,同时也是那个需要比我们更多地承受阿妍突如其来的情绪的人。

大二下学期末的考试周,我们按照原本约定的那样,考完试去市区吃顿好的。

我们在地铁上坐成一排,林C和R突然打开了某个共同话题,滔滔不绝地沉浸其中。

我不经意间抬头,注意到阿妍脸上的不悦正在一点一点散开。

当我想要提醒林C和R的时候,阿妍突然在地铁车门关上的前一秒中途下车了,留下我们几个面面相觑。

虽然最后我们并没有折返,而是完成了那场少一人的聚餐,但想到回去要面对阿妍的冷漠和疏远,每个人的脸上都少了很多光彩。


想起我们第一次见到阿妍,她站在宿舍门口试探地问“我可以进来吗?”到后来我们成为室友,经历了她最初的热情和过后反复的情绪,我一度感到非常困惑。

直到有一天,我和另外一位一起长大但很少能见面的好朋友说起这件事的时候,我才感到释然。

她告诉我,在我们去了不同的城市读大学之后,她也有过同样的感受,感到一种强烈的失控感,看到我的身边有了很多新的朋友,她很担忧我们的友谊是否能够持续。

就像小时候,我们看到妈妈抱别的小朋友我们会不开心一样,对于最好的朋友我们都是不愿意与别人分享的,“你怎么可以和别的朋友这么亲密呢?

这种感觉其实就像在说“你很重要,我也想你觉得我对你很重要,我不想和别人分享你的好,只想你对我好。

在阿妍到来之前,我们之间的平衡是一种“跟谁都好”的状态,无论是我和R,林C和R还是我和林C。

但人与人之间是不一样的,有的人喜欢雨露均沾的好,有的人却喜欢独占的温柔——尤其是那些缺乏安全感的人。

阿妍大概就是后者,在他眼里,这种中央空调式的相互关系在成人世界里因为太过普遍而显得廉价,所以这种有限的温柔和占有才显得更加珍贵。

可是最好的朋友真的意味着专属的朋友吗?


林C是我们当中拥有阿妍最多秘密的人,她能成为阿妍最好的朋友我并不奇怪。

让我意外的是,毕业之后,我们还是会经常看到阿妍在朋友圈里分享自己的“Best friend”,但主角不仅不是林C,而且还经常换人。

这时,我才意识到,阿妍想要的,只是“我有一个最好的朋友”这种状态,至于这个最好的朋友是谁,她并不在意。

她在意的,只是这个“Best friend”需要被她独自占有。

林C告诉我,成为别人的“Best friend”是一件幸运而幸福的事情,但没有人想要被专横的霸占。

好的友谊其实是一段灵活多变的、可以以多种形式存在的关系,它也并不像我们想的那样脆弱。

它很少毁灭于他人的介入,而大多坍塌于它在你心里失去重量的时候。

作家朱天心说过,朋友,就是年少时分分秒秒丰沛的感情和泪水。

那么,当泪水风干,感情不再的时候,也请记得:从同路者中寻找同伴,而不要再硬拽着旧人一起。



今日作者- Snow



可 以 向 这 里 投 稿  发 送 简 历
wenxuedongwu@126.com
「 记 录 人 类